成人用品:www.2s.tv
naq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守护
    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作为隐宗的长老,他们都是武艺高强之人,更不缺智谋。>吧  ·-·.·

    但在始可汗的面前,他们只能是鞍前马后的劳力者。

    因为始可汗虽然没有太高强的武艺,却拥有着一刻越时代的脑袋。

    这也是黑白子给他们的任务,无论如何,都必须要保住始可汗,从遇到这个孩子开始,无论他变得如何丑恶,他终究也是隐宗的未来。

    然而黑白子在最后的那一刻,还是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他知道隐宗的未来确实握在始可汗的手中,但这也仅仅只是隐宗的未来,而不是大汉民族的未来。

    隐宗的未来并非汉民族的未来,因为隐宗已经误入歧途,背离了演真宗的宗旨。

    只是黑白子没能将这些告诉长老们,即便苏牧手上戴着黑白子的龙爪指套,即便他的刀匣之中还存有那截刀头。

    这座移动城堡比始可汗的琼楼还要奢华,里头的最高层住着伊凡大公和始可汗。

    长老们只能在底层,甚至连伺奉伊凡大公和始可汗的那些女奴,住得比他们都要高,但他们并不介意,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始可汗的乖张和高傲。

    外头连绵大雨,站岗的基辅罗斯人都回去歇息了,这些长老们却没有入睡。

    他们一如既往地聚在一起,只是在移动城堡的最低层,打坐小憩。

    无论外面的状况如何,他们都坚守着自己的使命,这是他们唯一擅长的事情,也是最擅长的事情。

    自打黑白子接掌隐宗之后,他们就不需要做太多的考虑,他们只需要执行黑白子的命令,因为事实一次又一次证明,黑白子的命令或许并非都是对的,但绝对是对隐宗最为有利的。

    究根结底,他们都是武人,而武人的作用,最终还是守护,并非破坏。

    他们懂得这一点,所以势必要将始可汗守护到底。

    城堡的门被轻轻推开,风雨飘零,吹起他们苍白的头,露出他们满是皱纹的脸。

    一双双仍旧清澈的眸子纷纷亮了起来,在火盆的照耀之下,如同一个个苏醒的鬼。

    苏牧单手拖着宗主之刃,那刀刃在木地板上落下深深的刻痕。

    长老们一个个站了起来,九个人,加起来六百多岁,人生七十古来稀,更何况平均寿命只有四十几岁的大焱。

    他们已经活得够长了,长到他们能够一眼就看到苏牧手指上的龙爪指套,长到他们认得宗主之刃。

    他们或许已经不再耳聪目明,但他们能够从流着鲜血的刀匣里头,听到哐哐当当的声音,推测出那刀匣里头,应该是黑白子六十年未曾离身的刀头。

    苏牧扶着宗主之刃,伸出左手,将食指伸出来,那龙爪指套在火光之中闪耀着绚烂的光彩。

    指套是金镶玉的底子,末端尖利弯曲如龙爪,比苏牧的食指还要长一些。

    苏牧看着这些长老,而后沉声问了一句:“这东西可还管用?”

    长老们默不作声,但他们的眼眸之中都流露出悲伤之色,苏牧轻叹一声,扣指弹在宗主之刃上,再问:“这东西呢?可还管用?”

    长老们仍旧死寂,苏牧看到左处一人有些异动,但很快又被掩盖了过去,显然并不想出头。

    苏牧没再说什么,他只是将刀匣解了下来,就竖在门边上,而后将湿漉漉的长拢起来,咬在了口中。

    火光之中,被自己的长遮蔽了脸面的苏牧,便想戴上了一副黑色的面具,遮挡着他的金印,就仿佛当初他还未有金印之时那般。

    他紧握这刀柄,而后朝那些长老做了个请的手势,开始往二楼的阶梯口走去。

    有人走了出来,步履不快,出手也缓慢,兵刃是一柄长剑,有些秀气,却决不可小视。

    然而苏牧并没有停顿,长剑递过来之时,宗主之刃如盾牌一般挡在苏牧的身前,而后平端,转半圈,出脚,出刀三尺半。

    宗主之刃这样的巨刃,最好的施展方式便是大开大合,人刀合一,然而受限于地形,逼仄的底层没办法施展开来。

    可苏牧却将相扑和关节技等技法,融合于刀术之中,仿佛这柄与之齐高的刀,就是他的一个分身,是他最默契的伙伴和战友。

    他时而平端刀刃,时而小幅度出刀,时而将刀刃当盾牌来防御,便是刀柄都能够从后方击打敌人。>吧  ·-·.·

    长老们并没有跟他将什么风度,也没有一对一,就像苏牧周侗和圣教主并没有对黑白子一对一那般。

    九个人之中虽然并没有周侗罗澄圣教主这样的武道大宗师,但一个个都是行走江湖一辈子的老辣之人,论起厮斗经验,已经涵盖了半座江湖。

    苏牧的身上开始出现大大小小的伤口,但他早已习惯了这些,自打进入这个时空,他受的伤还少吗?

    受伤所带来的痛楚并不会减弱半分,更不可能消失,苏牧习惯的是受伤这件事,并非习惯受伤所带来的痛楚。

    该痛的,还是会痛,半分不减,能习惯的,只是受伤之后仍旧要拼命的坚决和果毅。

    他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出刀越来越频繁,防御越来越少,攻击越来越多,受伤越来越多,敌人却越来越少。

    鲜血顺着手臂滑落下来,温热甚至滚烫,有刀刃刺入他的后腰,滚烫而麻木。

    他不明白冰冷的刀刃刺入体内,为何是灼热炽烈的感觉,但他已经习惯了。

    有刀刃撕开他的手臂和胸膛下腹,他的刀已经架在那人的脖颈上,但最终却没有斩下去。

    他的刀眼看着就要斩落那人的手臂,但他同样收了刀,他的刀完全可以将那人腰斩,但他还是收了回来。

    一次次出刀,又一次次收刀。

    苏牧身上的伤口却越来越多。

    外头风雷大作,底层只有混乱的脚步声,以及时不时出的金铁相击之声,唯独没有人声。

    长老们没有说话,没有喊叫,没有闷哼,要么杀死苏牧,要么被苏牧杀死。

    他们完全可以呼喊,将外头那些基辅罗斯人都叫进来,苏牧必定会被分尸。

    但他们没有这样做。

    因为这是演真宗的事情,是汉人的事情,是他们的分内之事,他们虽然甘当鹰犬走狗,却仍旧拥有自己的尊严,他们不能借基辅罗斯人的手,来对抗苏牧。

    这是黑白子交给他们的唯一任务,如果连这个都无法完成,如果连这个都要依靠成千上万的基辅罗斯人来保护,他们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地下的黑白子?

    况且,苏牧的身上已经满是伤口,如遭受了凌迟一般,但他们的身上却没有流血,没有任何一人流血。

    苏牧是武道宗师,他得到过罗澄的指点,他的手里头是演真宗的宗主之刃,他手指上是隐宗之主的龙爪指套。

    他已经将自己当成了黑白子的传承人,他已经不再区分显宗和隐宗。

    他们已经不再是隐宗的长老,而是演真宗的长老,所以苏牧每一次都没有下杀手,甚至没有伤害他们。

    他只是想知道,龙爪指套和宗主之刃,对于这些老朽的长老们,到底还管不管用。

    如果真的不管用了,那么隐宗或者整个演真宗,也真的沉沦了。

    有刀抹开了他的后背,伤口如同前面的一次又一次,看似骇人,却并不致命。

    苏牧仿佛有了答案,所以他干脆停了手。

    九个人,四面八方围着他,刀剑都按在了他的身上,如同一朵绽放的铁花,而他就是那血红的花蕊。

    苏牧没有笑,他只是开始往前走。

    他的咽喉处就顶着剑尖,当他往前之时,刀尖入肉,鲜血很快就涌了出来,但他仍旧选择了向前。

    而那剑尖,终究还是收了回去。

    持剑的长老收了剑,其他人也收了兵刃。

    他们让开了一条道,看着苏牧走到二楼的阶梯口,看着苏牧一步一个血脚印。

    苏牧临上楼之前,深深吸了一口气,而后扭过头来,九个长老没有抬头,仿佛有些羞愧,有仿佛在对苏牧表示臣服。

    苏牧看着这些人,虽然记不得这些人的脸,不知道这些人的名字,却知道,黑白子在看人的眼光上,并没有错,唯一的错,只有楼上那一位。

    也正因为这一生中唯一的错误,黑白子用自己的命,用整个隐宗,来补偿。

    不过他补偿的不是苏牧,而是整个大焱。

    苏牧朝这九个人抱了抱拳,而后像先前进门之时那样,抬起早已沾满粘稠鲜血的左手,将龙爪指套伸出来。

    “看来还是管用的。”他如此说道,而后扭头,一步步踏上了二楼的阶梯。

    在他的身后,九个长老的脸上满是雨水,这是他们坚守了一辈子的事业,但如今,仿佛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一般,他们的信仰,他们的坚持,都成了嘲讽。

    有人默默坐了下来,继续打坐,有人走出门外,将刀剑丢入黑暗之中,而后头也不回地没入黑夜之中,也有人走到角落里,盘腿坐下,却将刀刃刺入了自己的腹中。

    大门虽然早已被苏牧打开,虽然风雨会飘进来,但他们脸上的雨水,却是温热甚至滚烫的,就像苏牧流的血。

    苏牧没有伤他们,因为他在保护黑白子留下来的人和事,从戴上龙爪指套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继承了黑白子的一切。

    长老们看到了这一点,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才让他们更加的痛苦。

    他们用了一辈子,跟随了黑白子一辈子,都没能明白,他们守护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而苏牧却知道。

    他们保护过各种隐宗的棋子,保护过一些武林脑,保护过辽国人和女真人,保护着始可汗这样的隐宗之主,在始可汗没有出现之前,他们一直保护着黑白子,虽然黑白子是最不需要保护的那个人。

    他们甚至暗中保护过苏牧,在黑白子没有从始可汗和苏牧之中做出选择之时。

    他们的使命就是守护,但直到苏牧走进来,直到苏牧被他们三刀六洞地伤害着,却没有伤及他们分毫之时,他们才如醍醐灌顶。

    守护,是演真宗的宗旨,无论隐宗还是显宗,无论黑白子,还是他们这些长老,而守护的到底是些什么,很多人都不明白。

    直到此刻,看到苏牧,他们终于明白,那目标可以很大,大到整个汉民族,也可以很小,小到一个微不足道的寻常百姓。

    他们终于明白,他们守护的东西。

    家园。

    而将女真人,辽人,党项人,基辅罗斯人,甚至始可汗,引入隐宗,是对家园最大的威胁。

    这才是隐宗最大的错。

    家里头的争斗,从来不容外人插手!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女友也有系统怎么办 四界柳楚传 思魂恋魄 烈焰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战争神灵 史上 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第十三号球王 源化2 前浪 婚深蚀骨:顾少娇妻如魅 逆天战神 我的总裁男朋友 易修乾坤 红颜三千 流光夏染繁星似你 罪恶心理 大主宰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吴少的娇妻不好宠 虎啸断云 诱婚试爱:总裁老公太会撩 福临门之老李家的四媳妇 大将军传 东黎界 异界 曹贼 开局一元秒杀满级拔刀术 雪夜歌行 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曌帝双龙传 史上 娶个空姐做老婆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御兽诸天 逆伐神路 超神大掌教 远古传说之人族的荣耀 神谕 总裁的冤家老婆 回到明朝当王爷 幻之章 神罗行 宠妻不悔 这个世界过于危险 穿越农家锦鲤小福女 极品邪医 修神外传 进化游戏零 从海贼开始当屠夫 水晶下的痕 妃常跋扈:逆天王妃 重生狂妃她又强又飒 徐总他又变甜了 棋圣的工作 剑仙无敌 悟道 玄门小子 你好恰时光 首辅娇娘 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 我在急诊科那些年 穿越之庶女当妖娆 从火影开始加点 骑着电驴追飞机 但闻人语响:巍巍中华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前任无双 末日城邦 江辰唐楚楚 偶像竟是我自己 青春的小尾巴 狼心神女 道茫记 我在古代被逼成带货女王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开局就杀了曹操 快穿之我娇养了黑化反派 神医帝女:爹地又求翻牌了 问仙 炼器雄心 一品荣华:悍妃天下 网游之神话复苏 春秋大领主 塔纳托斯的预告 大明第一太子 长河惊涛 西游之盖世大妖系统 女总裁的房中客 恃婚而娇:少夫人她甜不可攀 落华时分 大秦明月开始的世界 九星轮回诀 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至尊神皇 重生之素手乾坤 抗战游侠 镜虚 禁风起 我能提取熟练度 万界仙王 拐个掌门去修仙 灰戈 疯巫妖的实验日志 龙珠之神级赛亚人 唐朝倒霉蛋 拈花一笑琉璃煞 流光夏染繁星似你 只报仇不伸冤 史记小白传 秋水录 喜剧天王 大将军的谋反日常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网游之纵横天下 昆仑小师叔 武器专家 三国:我,宦官天子! 天师神婿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万界仙帝 庶女攻略 妙偶天成 思锦书 不灭圣影 我想当巨星 柯南之红与黑的角逐 福临门之老李家的四媳妇 开局继承神魔墓场 大宋之我是杨家三郎 我在大诸朝的日子 疯狂的手游 混元苍穹 君家有酒 三国神话世界 异界魔头在都市 空速星痕 末日之端 开局赘婿到第一首辅 遇陆衍,乱终生 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 虎狼 唐圣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花豹突击队 道茫记 领主之兵伐天下 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我的殡葬灵异生涯 绝对一番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重生之将门毒后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孤城重启 乌龙魔君 近代战争 崛起之盲女 冥界大佬今天又吃醋了 天书在手 总裁宠妻入命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春闺梦里人 命运转盘师 全球神祇之我信徒是盖伦 仙天武魂 我的师长冯天魁 大主宰 全球格斗 勾魂儿 守护甜心之杨柳依依 超级校医 美利坚财富人生 种田不努力只能回府做王妃 从方寸山开始的诸天 中国足球黄金一代 永夜之帝国双璧 缔世魂王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流荧抚凰年 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于归于归 魂裔猎魂者 斗罗之蚀雷之龙 既见公主 镖行四海 宋韵梅花 收个逆徒是男主 恶魔打工人 登云台 我和神女有个约定 多情只有离庭月 听说我是你还想找的那个人 没有字的信 君家有酒 仙君我要报恩 神无尊者 嫡女贵嫁 快穿之大佬宿主是反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