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aq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六百五十四章 龟,蛇,鹰
    他并不是什么天纵之才,只不过一直笃信勤能补拙,天道酬勤罢了。

    记得刚入门那会儿,师父说他根骨不行,便让他白天干活,晚上打坐。

    他打坐了三年,也不明白呼吸吐纳是怎么一回事,师父似乎早已忘记了他这个弟子,就如同观里多了一名手脚勤快的小厮,仅此而已。

    但他从未想过要放弃,他见过很多天赋异禀的同门师兄弟来来往往,看到很多人浪费了他所无法拥有的天赋,但他却没有自暴自弃。

    他并不享受这样的生活,甚至有时候会很痛恨,但他一直没有放弃,因为他就像一颗漂泊的种子,扎了根之后就再无法挪窝,倔强到固执。

    他打坐了十二年,将观里所有的书都倒背如流,但师父从未让他练武,直到现在,他的腰身腿脚也很是僵硬,因为没有从小筑基,他的外家功夫实在是丑得可怜。

    只是他当时还不明白,他荒废了十二年,错过了练武的最佳时期,没能打扎实的基础,但这十二年打坐,却为他建造了另一座基石,炼气的基石!

    他确实没有练武的天赋,在所有人,连同他自己都以为师父已经放弃了他的时候,师父却用十二年的打坐,给他硬生生铸造了炼气的天赋!

    炼气是一辈子的事情,当你登堂入室之后,便是日常呼吸,都是再炼气,这需要极其强大的韧性和坚持。

    他用十二年的坚持,来证明自己拥有炼气最关键,也是最需要的两样东西,那就是恒心和毅力。

    十二年前他连呼吸吐纳都没搞懂,十二年后他仍旧一知半解,虽然说不清楚,但他每天夜里都会照着打坐的法门,默默坚持着,而坚持了三年之后,他已经开始不再需要睡觉了。

    每当夜幕降临,他就会习惯性地打坐,渐渐进入一种半梦半醒的状态,身子变得很虚无,感受不到外在,只剩呼吸心跳和脑子里的观想。

    师父说这叫入定,他只是觉得有点像睡觉,又不像睡觉,有点像…像在做着白日梦。

    到了十二年后的一天,他能够在房内打坐,如同沉睡一般,连呼吸都变得极其微弱,却仿佛灵魂出窍,看着房外的星光月色,从师兄弟们细微的响动,就能够“看”到他们的一举一动,仿佛自己的灵魂正在俯瞰他们一般。

    师父说这叫阴神夜游,而他只是觉得自己终于有进步了,因为入定只有两个字,而阴神夜游有四个字…

    他总是比别人迟钝,也比别人慢半拍,很多时候都后知后觉,他需要比别人更长的时间,才能想清楚一件事情。

    别人做过了很快就会后悔,而他却很少有后悔的时候,因为他思考的时间太长,等到他打算做决定之时,事情已经变了,变得让他打消了自己的念头。

    就如同到了后来,别人都以为他死在了那一战之中,但事实上他却只是长长睡了一觉。

    类似的事情不胜枚举,而决定要答应隐宗的要求,过来杀苏牧这样一个小辈,他足足思考了半年的时间。

    他从不轻易给人定论,也永远不会凭着第一印象就将一个人给钉死,就好像他认为乔道清专注于外道,而忽略内修,直到今日他再见乔道清,事实仍旧证明他是对的。

    他也不会轻易给苏牧定论,但目前为止,他还是想见一见苏牧,至于要不要杀他,还要再看看,毕竟他并不太喜欢杀人。

    不过房间中如同熟睡过去的那两个确实除外,元泰和沈青囊让大名府外十数万人死伤,无论是隐宗的意思,还是他们自己的计策,都应该去死。

    他的想法比较简单一些,无外乎欠债还钱,就是这么直来直往,因果这东西说不清道不明,他又不是大和尚,并不想钻这样的牛角尖。

    他之所以过来见苏牧,也是想确定,苏牧到底在这几次战争之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如果他发现苏牧有哪怕这么一次是出于私心,害得成千上百人陪葬,那么他就不需要再等待去了。

    他虽然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得到了黑白子的出手相救,但他从来不承认自己是隐宗的人,虽然挂着一个大长老的头衔,但他却坚定万分地认为,始可汗是个该死之人。

    事实上他也一直在想法子,如何才能够杀死始可汗,可惜黑白子一心护着始可汗,而黑白子比他还要慢,所以罗澄一直在迟疑着。

    在他看来,始可汗远比沈青囊和元泰更该死万倍,他唯一无法确定的是黑白子,因为他还打不过黑白子,仅此而已。

    但他认为自己打得过苏牧,所以他就过来看一看,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没有太多的阴谋论。

    他已经习惯了,于是便在院子里头席地而坐,开始打坐,见苏牧只是一时的,打坐却是一生的。

    他也不敢肯定苏牧是否会回来,他也不去看隐宗那堆积如山,关于苏牧的种种情报,甚至于苏牧在青楼上到底有没有假戏真做都记录得细致入微的卷宗。

    并非他不相信情报能够认清一个人,浩繁如烟似海的文档,确实能够知微见著,从各方面综合,给一个人定论。

    但他这些情报来源于隐宗,而苏牧是隐宗最渴望除去之人,去相信隐宗提供的关于苏牧的情报,难免有失偏颇,对苏牧并不公平。

    所以他并不看那些情报,他选择自己来看一看苏牧这个人。

    时间的概念对于他来说实在很模糊,特别是入定的时候,虽然避着眼睛,但他还是听到了院子外头九步开外的老槐树上,躲藏着的那对师徒,若有若无的窃窃私语。

    “他在打坐?”

    “你觉得他闲着没事干,千里迢迢从蓟州跑来,就为了在你家院子打打瞌睡?”

    “偷袭真不管用?”

    “你好歹也是武道宗师,偷袭就不觉着丢人?”

    “可我是你乔道清的徒弟啊,乔道清的徒弟,偷袭能多丢人?这不是咱老乔家的传统么…”

    “笃!”

    “你用什么打我的头!你别打我的头!”

    “笃笃!”

    “……”

    罗澄虽然闭着眼睛,但却真真切切“看”着这对师徒,他的嗅觉听觉以及灵感,组成了一张无形的网,能够将方圆之内发生的细微之事“看”得一清二楚。

    这种感觉很微妙,无法说清道明,那些画面就这般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如同亲眼所见,更如同身临其境,仿佛他就在这对师徒的头顶上。

    “他好歹是我师兄,我一身本事都是他教的,你给老道说偷袭,不打你还打谁!”

    “不然怎么办,就这么走进去,跟他笑着打招呼?师伯您好啊,最近胃口还行吧?尚能饭否?”

    乔道清扬起手来作势要打,但还是忍住了,从槐树上跳来,按住刀柄,朝苏牧说道。

    “你打头阵,我给你压阵,先过去探探底。”

    “你为什么不先去…”苏牧不情不愿地跳树来,轻声抱怨道。

    “我硬功夫底子不如你啊,你像疯狗一样,谁见了都怕,再说了,他是我师哥,我先动手难免有些不敬啊…”

    “你才像疯狗!你全家都疯狗!他还是我师伯呢,我就这么合适大逆不道的角色?”

    这或许是苏牧和乔道清相识以来,废话最多的一次,但他们却很享受这样的对话,就好像临死之前,在弥补他们已经错过的那些师徒该有的温馨瞬间。

    然而在一刻,他们同时闭上了嘴巴,苏牧右手握住左腰的刀柄,左手按住右腰的剑柄!

    乔道清并没有太多的动作,却不动声色地往前一步,只要伸手,就能够将苏牧护在身后。

    院落外的小花园里头,老槐树轻轻摇摆着枝叶,像一个幸灾乐祸等着看热闹的老痞子。

    罗澄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他看着苏牧,乔道清看着他,三个人保持着诡异的寂静,唯有寒风在轻轻呜咽。

    三人都没有太多的杀气,平平淡淡,与其说要以死搏杀,不如说更像一场阔别已久的相聚。

    “师兄…”

    “师伯…”

    乔道清和苏牧压抑着内心的不安,尽量保持着呼吸的平缓和声调如常。

    他们都是同门,身上同样有着各自的气质,让人无法忽视的气质,高深莫测,很神秘,也很吸引人。

    乔道清就像一条冬眠的王蛇,冰冷却又致命,不知何时就会窜出地穴,发动攻击。

    仿佛他身边的草地都变成了腐烂之地,散发着致命的毒气,而他却是微光之中一条阴魂。

    而苏牧则充满了阳光的味道,像展翅翱翔的鹰隼,脸上的金印非但不会让他变得阴沉,反而静中取动,越发衬托出他的坦然,显得堂堂正正光明磊落,仿佛寒气都让他驱散,他的头顶是青蓝的天穹,身边是蔚蓝的大海。

    至于罗澄,他更像一只千年的老龟,呼吸若有若无,眼睛似睁未睁,龟背上长满了斑驳的苔藓,甚至有鸟雀落在上面,啄食着苔藓,露出龟壳上古朴而神秘的刻痕。

    面对乔道清和苏牧的问候,罗澄轻轻吐出一口气,张嘴答了一句:“好…”

    只是他的嘴唇刚刚张开,苏牧的刀剑已经出手,乔道清手捏法诀,往前用力一指,背后道剑冲天而起,他却已经抽出腰间的双刀,与苏牧交错着,扑杀向罗澄!

    罗澄的外家功夫并不出色,如果不动用内力和气力,便是寻常壮丁都能够轻易撂倒他。

    但如果他运气使用内家功法,以他打坐大半辈子的浑厚内力,怕是站在那里被壮汉猛击,都不会伤及半根汗毛!

    乔道清和苏牧的问候,固然是发自肺腑真心,但也不妨碍他们趁着罗澄回答之时,一口旧气吐出,新气未济之时,发动突袭!

    罗澄也是哭笑不得,早听得他们在树上讨论了大半天,不是说不搞偷袭这一套吗?

    你们这是在欺负老实人啊!

    虽然有些莞尔,但罗澄也不敢大意,因为他也能够感受到乔道清和苏牧全力攻击之时,那恐怖的威慑力!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万古血魔 茅山禁忌 阴阳至道 我的游戏角色是巨龙 战神狼婿 天纵莫敌 灾厄暴君 对不起下辈子在爱你 大唐签到十八年突然发现是西游 青天祀 鉴宝 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统 修仙从沙漠开始 星球博物馆 异界作弊大师 微铁镇Ⅱ 网游:这个剑士有亿点猛 史蒂夫求生记 苦情九天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东京吃货 我的总裁男朋友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天书在手 灵君之心 网游之神级奶爸 红色官途 古玩专家 亲爱的二小姐 嫡女为凰:摄政王爷宠入骨 网游之神级土豪 lol小说尘埃 西游:我唐僧绝不西天取经 一个顶流的诞生 斗罗大陆之冰星神帝 是风 我要做秦二世 流年千载忆成空 军师大人要出墙 黄河惊奇手札 虎王求生崽 亚洲舞王 宋胆 苍虎 姑娘你不对劲啊 宰执天下 江辰唐楚楚 剑泣魔曲 这个鼠部落强的离谱 武矣定传奇 苍穹炼狱 英雄联盟之逆袭王者 大宋安乐侯 抗战之开局让少帅下跪 永夜之帝国双璧 商门娇娘 少年大将军 诸界末日在线 斗罗之拥有八奇技 一剑独尊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赛尔号之空明伊语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甜妈萌宝寻爹记 带着系统在兽世 冒险者乐园I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混元苍穹 待瘦王妃卿可撩 见我如斯 蝶舞幻影 超级黄金指 浮世惊鸿 混天大圣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逆剑武神 末世宅在家 谴天录 从2012开始 开挂花钱玩转世界 猿说 去他的火影梦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听说我是你还想找的那个人 散落的碎片 从零开始 日月同辉 古神的自我修养 凰后归来 农门商女:悍夫来种田 九零团宠A爆了 劫迟归 归墟 总裁的秘密恋人 叶辰萧初然 农门福妻医倾天下 不放手不还手 朢淵 忠犬世子宠妻无度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重生八零:团宠小福妻 都市重生之修仙系统 异界超神牧师 欢喜冤家的地下情 风雪靖苍生 总裁的秘密恋人 药尊老祖 归来帝君 逆袭之废柴大小姐 半城之黑白 神话三国领主 遇陆衍,乱终生 开局一群原始人 聊斋剑仙 战龙狂婿 抱着母鸡来修仙 我练武就能横推世界 御兽诸天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全职法师 我在原始社会的日子 扶刀行 武动乾坤 乱明 弑仰 赝太子 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游戏王之五代风云 月华庭 华夏道 护花狂龙 从超神学院开始的穿越日常 都市之至尊龙帝 恋人未满之重生 凰甝斗 兄弟抱我不报恩 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 魂帝武神 我真不是装逼打脸 有一天世界终将改变 猎魔烹饪手册 老婆,别来无恙 农门福妻医倾天下 极灵混沌决 神谕 花开守城 沦为偏执狂大佬的掌中物 我穷的只剩颜值了 奇门圣尊 斗破之我的万界门 机战世界 绝地求生之血色危机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圣阳 重生之至尊仙婿 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 荣耀王者 我继承了天道 在百慕大的尽头 思锦书 神医魔后 花都强少 修罗狂少 神医小天师 神医:姑娘请自重 一笑香街 绝品天医 长夜行 特种兵王 冲吖~墨鱼丸 妾大不如妻 宋胆 重生之将门毒后 我在大诸朝的日子 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后 逍遥兵王 捉妖小道士的寻药之路 我的细胞监狱 异生之寒雨 长姐为家:乱世医女情 女神的贴身医王 综漫之无尽逃杀 一朝臣子,一朝妃 穿越山贼做皇帝 陈天阳苏沐雨 美人在上 开局百万资源号 侯府后院是非多 猎关东 宰执天下 从长坂坡开始 鬼神盗墓系统 我只会拍烂片啊 烈焰狂兵 重生香江之大亨成长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南风阁之公子欢 全能法神 镇天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