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aq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六百四十章 无言的误解
    辛兴宗被苏牧的推测吓出了一身冷汗来,他看着泥塘里满脸悲愤的弟兄们,看着愁云惨淡的悲壮画面,看着满身泥泞和血迹,仍旧在背着尸体的刘光世,突然沉默了。

    是大名府里头的活人重要,还是眼前这些为国殉命的弟兄们重要?

    若真如苏牧所料,叛军必定披星戴月,连夜兼程地赶往大名府,眼下距离大名县并不远,若大军不能及时出,怕是真要赶不及,到时候叛军占领了大名府,整个大名府的百姓,可都如同这些弟兄们一般的下场了!

    辛兴宗看着苏牧,后者目光坚定,仿佛已经穿越时空的阻隔,看到了大名府的危在旦夕!

    辛兴宗咬紧牙关,脖颈爆着青筋,用尽全力,近乎咆哮一般下令道:“都上岸!即刻行军!”

    静默肃穆的泥塘被这道军令彻底撕裂,军士们难以置信地往岸上看过来,只在辛兴宗的身上停留了片刻,那目光便如同一柄柄利刃,集中在了苏牧的身上!

    一切都好好的,这苏牧一来,总管大人就下令丢下弟兄们的尸,继续行军,难道你苏牧的心肠都是铁石打的不成!

    现在倒是想起要做好人,要追杀贼军了,怎么不让你侍卫司的人来追杀,却将我等替弟兄们收尸的时间都给剥夺了!

    作为大军统帅,辛兴宗不可能向每个人解释作战意图,这样会泄露军机,也没有这个必要。

    可这样一来,苏牧遭千夫所指,也只能在往后的战斗之中,才能够洗刷干净了。

    刘光世听得这消息,惊愕万分,他可不是寻常士兵,其实他早就注意到苏牧的到来,只是一来心中有愧,二来悲愤过度,并不想与苏牧打照面。

    可他完全没想到,苏牧竟然苛刻到了这等地步,这分明是在他刘光世那破残的心肝上割刀子啊!

    怒火淹没了理智,刘光世愤而冲到苏牧的面前,一拳就砸向了苏牧的面门!

    苏牧没有躲避,他的身子纹丝不动,但刘光世的拳头却没有落在他的身上,只有腥臭的泥点子洒了他一脸。

    因为辛兴宗没有让刘光世打到苏牧,而是率先将刘光世撂倒在了地上!

    “即刻出,不得延误,但有违抗者,斩!”

    刘光世从未见过辛兴宗如此暴怒,被辛兴宗打倒之后,他也冷静了下来,但对苏牧的怨气却并未消除。`

    他一直被人嘲笑讥讽,说他跟父亲刘延庆一般,犬父犬子,一样没出息,都是贪生怕死的软骨头。

    也正是因此,他才在北地战场上奋勇直起,不惜跟岳飞韩世忠等出身微末的青壮派一起,就为了能够真刀真枪干一仗,用军功来证明自己。

    要知道当时他可比岳飞和韩世忠等人高了好多级,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人。

    可也正是因为他的敢打敢拼,终于替自己和父亲赢回了一些名声,若说北伐之前,他的官位都是承蒙父荫,那么北伐过后的封赏,他确实拿得理直气壮!

    这也是他能够与辛兴宗一道,被任命为副总管,领兵来平叛的原因。

    难得激起的血性,让他体会到了为将者的使命与艰辛,他真正融入到了军队之中,与这些粗鄙低贱的军士们打成了一片。

    他刚刚才转变观念,从高高在上的将台走下来,与诸多军士心脉相连,不想再如此冷血,因为他见过苏牧与麾下士兵是如何的融洽,他见过苏牧为了保护自己的军士,受过多么严重的伤势,他见过苏牧爱自己的军士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苏牧一直是他军事路途上的导师,他从岳飞韩世忠等人的口中,得知苏牧的一切事迹,他正在让自己努力变得跟苏牧一样。

    可现在,苏牧却又如此的冷血,如此的不近人情,这让他心中的某处彻底地坍塌下来,让他再也没办法坚信自己的信仰,那个曾经让他仰望的背影,在这一瞬间,彻底崩溃破碎了。

    辛兴宗伸出手来,想要将刘光世拉起,毕竟两人是军队的主副帅,当着军士们的面殴打副帅,会带来多么大的负面情绪,不消说也该清楚。

    然而刘光世却并未领情,砸开辛兴宗的手,愤愤地往后走开了。`

    这也使得辛兴宗没办法将苏牧的推测详细地告知刘光世,眼下刘光世情绪激动,怕是只能等到大名府城下,这个误会才能够消除了。

    诸军将士也并未见过辛兴宗如此果决暴怒,即便群情激愤,也只能草草掩盖了弟兄们的尸体,而后满怀怨气,开始了急行军。

    他们本就有着一肚子的火气,在泥塘子里头摸爬滚打,也消耗了不少力气,可辛兴宗却并未让他们歇息,一路上不断加,直到大名府在望了,才让他们停下来稍作休整。

    毕竟大战在即,若真让他们以这样的状态投入战斗,非但无益,反而有害,无法从后方袭杀叛军不说,怕是要折在大名府城下。

    平叛大军本以为苏牧和辛兴宗会带着他们追杀到叛军的老巢,替死去的弟兄们报仇雪恨,所以一路上虽然怨气冲天,但也是卖力行军。

    可渐渐的他们现不对劲了,因为他们正在赶往大名府!

    大名府是什么地方?

    那是帝国北面的重镇大城,漫说数万叛军,便是数万辽人和女真人的大军,都不一定能够打下来!

    既然不是去报仇雪恨,反而到了安全无虞的大名府,军士们就更加暴躁了!

    愤怒会让人失去理智,但也有人一直保持着冷静,最起码他们的斥候是一直保持着清醒的。

    这一路走来,斥候们早就现了贼军的踪迹,十数万贼军带着暴民以及俘虏,各种牛马和物资,在路上留下的印记不是一般的明显。

    若这些士兵能够冷静下来,心平气和,大概也早已现这一点。

    可一个人烦躁之时,便会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而且先入为主,带着情绪看待问题,只能一叶障目而不见泰山。

    苏牧这一路都在沉默,饱受冷眼甚至唾骂,但他只是默默地承受着,因为他理解这些军士们的心情,做出这样的决定来,他也不好受。

    然而辛兴宗是知晓内情的,趁着休整的空当,便想向刘光世等主要指挥们传达一下内幕。

    可苏牧却及时制止了他,因为苏牧很清楚,这股怨气已经积攒到了极其恐怖的程度,便如同满溢的水库,只要堤坝打开,给了他们宣泄的出口,必定是怒海狂潮一般的威势!

    他要留着这股怨气,在面对叛军之时再爆出来,如果现在解释清楚,这股怨气消除了,面对叛军之时的坚决,反而会大打折扣。

    当刘光世在内心深处打破对苏牧的崇拜之时,一向对苏牧只有敬佩而没有崇拜的辛兴宗,却渐渐建立起了对苏牧的崇拜。

    这种感觉,只有在他面对老种相公之时,才会拥有,即便他的主帅童贯,在辛兴宗的心里仍旧还不够格。

    他看着为了大局而隐忍的苏牧,仿佛看着一具年轻的身体里,住着一个沧桑的灵魂,苏牧这一路走来,饱受误会,便是领兵平叛出征的当日,还要受汴京城中那些文人士子的当街羞辱。

    然而他却仍旧保持着一个军人该有的铁血与大度,仍旧保持着冷静和理智,回想起来,这种坚韧和容忍,才是为将者最该拥有的品德和才能吧。

    经过了短暂的休整之后,辛兴宗下令再度出,只是这一次却改变了行军的级别,进入了临战戒备状态!

    而当他们临近大名府之时,大名府的城头,早已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在另一个时空,李纲应该会成为东京保卫战之中的民族英雄,他会带领着全城百姓,英勇无畏地死守京师。

    在这个时空,苏牧改变了许多,撬动了历史的杠杆,使得历史轨迹生了变化,女真大军再也无法南下,起码目前不会,所以也不会有东京保卫战。

    但李纲却又阴差阳错来到了大名府,在大名府的城头,完成了他享誉朝野的壮举!

    城下是被扒了个精光的四千多名大焱军士,或许叛军不断叫嚣着这些人都是大焱的禁军,也有人怀疑这些人根本就是叛军随便抓过来冒充的。

    但苏瑜和李纲还是一眼就看出了真相,这些俘虏真的是大焱的禁军!

    经历过北伐大战洗礼的禁军,与路边随便抓过来充数的流民都无法分清的话,他们也就不用再混下去了。

    即便这些人只是被抓来冒充的流民和饥民,苏瑜和李纲也不可能铁下心来枉顾他们的生死,而将他们连同攻城的叛军一同杀死。

    不得不说叛军完全脱胎换骨了,他们非但会耍弄阴谋,还会玩弄人心,甚至还抓住了坐镇大名府的是苏瑜和李纲这样的文臣,而文臣通常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将仁义道德挂在嘴边,爱惜自己的声名更甚于生命。

    这也就决定了无论苏瑜还是李纲,都不可能狠下心来清扫这些俘虏。

    也就是说,他们根本就没办法出城反击,甚至连主动防御都做不到,只能被动挨打!

    只要将这些俘虏驱赶到城下,城头上甚至连礌石滚木都不敢丢下来,漫天的箭雨更不可能随意泼洒。

    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叛军将云梯和钩索搭上城头,只能用守军在城头筑起人墙和防线,将攻上去的叛军击落!

    当然了,如果他们够胆,完全可以打开城门,让守军主动出击,绕过这些俘虏,攻击叛军的中军和后军。

    可他们敢吗?

    只要打开城门,这些俘虏就会潮水一般涌进去,到时候漫说守军能不能出来,便是这城门能不能再度关上还是两说,到时候叛军涌进去,大名府也就不用再守了。

    李纲和苏瑜从元城县匆匆赶回来,才现原来叛军攻打大名府只是一个幌子,但他们并未因此而放松警惕,却没想到十几天过后,叛军果真还是来了。

    此时的叛军之中,中军大旗之下,张迪高托山和杨天王等一干领并辔而行,但他们都不敢冒头,因为在他们的身前,是一个有些苍老却又高大的身影,那是元泰。

    而元泰的身边,则是一身朴素老旧灰色袍子的大军师,沈青囊。

    一想起青枣儿泥塘里头那数千具尸,这些人看向沈青囊的目光,就变得越充满了敬畏。

    “继续给我往上堆!只要大名府打下来,准你们掳掠三日!”元泰如是下令道。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戏精大小姐又翻车了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苍玄纪 我的师长冯天魁 百炼成仙 长姐为家:乱世医女情 侯门庶女黑化了 诛仙 陆医生我心疼 教官从我是特种兵开始 我儿快拼爹 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谍海先锋 我把异界变成了游戏 我的相公是剑客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我在东京签到打卡 恰逢夜暖知温顾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奸臣之妻 儿子,王爷不是你爹 学霸的UP主养成计划 大佬娘亲又酷又拽 星尘武者 妖女白秋 我不可能是剑神 月凉半伤 一剑独尊 英雄联盟之大道归一 梦回大明春 我的MVP男友 简少他总是想离婚 烟花似暖月犹凉 人造人崛起 退婚后我把反派脸打肿了 一品御厨 取经路 欢乐英雄 道长去哪了 七域命神 探墓诡闻 大唐孽子 属驴的小子 现状入侵 这个鼠部落强的离谱 剑道龙尊 花涧无痕 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啊 诡三国 死人经 重生抗战之军工强国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沦为偏执狂大佬的掌中物 家丑 锦衣夜行 少女孟婆的优雅日常 我真不是关系户 史上 左风少年 御兽诸天 魔王一身都是肝 栩栩若生 圣尊之途 修神外传仙界篇 峡谷正能量 种田不努力只能回府做王妃 道不容天 九零团宠A爆了 王者荣耀之战神归来 至尊剑皇 中华第一帝国 陆地键仙 亘古大帝 唐圣 我真的是正派 太玄极道 极品捉鬼系统 源化2 星球博物馆 大宋 宇宙机甲之战争欲望 傅医生你红线牵错了 替嫁医妃是大佬 王者青道 从盗墓到首富 外星废柴双生元帅要逆天 人生莫过苟且 桃源狂医 户外直播间 余生唯有我与你 天道疏星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诘问道门 忠犬世子宠妻无度 穿越王妃要升级 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 仙子请自重 地狱少年王 闻鱼 从武警新兵开始当教员 武破九荒 我是天启我不是坦克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手术直播间 一世符仙 北上无你,我独南行 开局写出来神功易筋经 左舷 诸天大道宗 网游之杀戮者 斗神斗天 斗罗之先给阿银上农家肥 十年如一初 我的上单是真的菜 敬我为神明 傲世倾狂 流年千载忆成空 系统能有什么坏心眼 我要做球王 斗破苍穹 情归不去 千秋悲歌 宋时雪 喂幺幺零吗 变身之我的系统有毒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盛世谋春秋 儒圣 重生之我的八个女神姐姐 战神狂婿 血月猎人团 天罪灵墟 凤凰珞 都市神级学生 千机殿 止道为仙 庆余年 斗罗之圣剑使 半仙 贱人休走 少女孟婆的优雅日常 妙手天医在校园 闪婚成爱 神算赘婿 飞剑问道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小师叔沉迷网络中 重生必须浪 暖男系神豪从环球旅行开始 斯坦索姆神豪 隋唐:开局杀隋文帝祭天 隐婚老公请指教 媚骨 漠北风云 半夏墨染 符道修仙路 刀剑神域之圣剑士 花都兵王 千机殿 低调做皇帝 末世之我真的没开挂 跃马扬刀 卿本祸国:权臣掌心宠 带着仓库到大明 大佬医妃路子野 公子他有毒 荒野求生之不小心建了一个超一线 封灵道种 昆仑有王 执剑问青天 大明1617 一笑香街 当我捡到了一个战神后 太荒吞天诀 斗罗之 0号玩家 落地长安 穿越明朝之商帝国 我只会拍烂片啊 做首富从捡宝箱开始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阎罗圣域 即鹿 这个大明太凶猛 斗罗大陆 剑来 末世之我真的没开挂 五位少爷求放过 超级黄金手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刀剑神域之圣剑士 观之清香,饮之可口 五代梦 重生傲世神君 偷香高手 重铸扎撒 极限保卫 穿成老祖宗后我乘风破浪 傲世血凰 修神外传仙界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