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aq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四百二十三章 盛宴(3)
    这是李师师第二次见苏牧了。.

    当初在杭州之时苏牧与一群不良子在后台偷看舞姬换装,结果被抓了个正着,还扭送到了宴会之上。

    她还记得,当周甫彦质问苏牧,为何不接受自己的请帖,却要来行偷窥之事说,苏牧回了一句:“白玉楼虽然是你周家的,但师师姑娘却是大家的,我来看师师姑娘何时需要你的邀请和批准?”

    她还记得苏牧伶牙俐齿“舌战群儒”的无赖样子,还记得苏牧临走时送给她的那首马屁诗:“师师姑娘一枝花,沉鱼落雁又羞花,才色双绝人人夸,教我怎能不看她。”

    &b```p;她知道苏牧的才情,也只得苏牧是故意作这样一首歪诗,仿佛示威一般,又仿佛证明自己一般。

    在那晚的花魁争夺赛之中,虞白芍就凭借着一首偷听来的《鹊桥仙》,将她李师师的风头给压了下来,而这首传唱至今仍旧引人忧伤的词,正是出自苏牧随口吟唱的手笔。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能够写出这等句子的人,该是何等的长情啊。

    她还记得自己听到这首词之时的心绪,恨不得远离烟花之地,痛痛快快轰轰烈烈地爱一场。

    直到她黯然离开杭州,回到了汴京,仍旧常常想起,而关于苏牧的消息也不断传来,包括他一首首脍炙人口,足以流芳百世的佳作。

    每一次,李师师都能第一时间拿到苏牧的新作,每每读来,总让人心旌动摇,可她的记忆里,却喜欢的,终究还是“师师姑娘一枝花”这样的一首打油诗。

    她的脑子里还记得苏牧当时在宴会厅上利用小聪明,耍流氓的无赖样子。

    她说不清楚苏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既才华横溢,又让人捉摸不透。

    直到苏牧的传闻不断地发酵,也有很多很多关于苏牧,以及苏牧那些女人的传闻。

    其中就包括赵鸾儿,虞白芍和巧兮等等,直到今日再次见到苏牧,李师师才松了一口气。

    因为当初打败自己的虞白芍并没有出现在苏牧的身边。

    在这一点上,李师师和诸多男人们的心思不同,周甫彦王锦纶等人在看苏牧身边有多少个女人,都是些什么女人,而李师师并不在乎这些,她并不在乎苏牧身边有多少个女人,只要虞白芍不是苏牧的女人,这就够了。

    因为这两年来,她每次想起苏牧,总会想起能够唱那首《鹊桥仙》的虞白芍。

    她会想象着虞白芍跟苏牧进展到了何种程度,甚至她在听到苏牧的新作,斜卧在榻上休息之时,都会在想,这一首会不会是虞白芍,与苏牧出双入对,才作出来的?

    古时男人一妻四妾,蓄养诸多美婢,从来都不缺女人,为何这些富贵或文雅之人,就喜欢往青楼里钻?

    而且他们到青楼其实并不是为了发泄男人的**,很多时候都只是喝喝茶听听曲儿,清谈一番就离开了。

    这大抵是因为青楼的烟花女子要比家里头的女人更加的大胆,更懂男人的心思,更能奔放地表达自己的思想,她们是追求自由恋爱的先驱者。

    所以青楼之中才会传出那么多才子佳人的佳话,才会传出头牌红人跟着贫寒书生私奔,被青楼的龟公抓回来,打个半死的桥段。

    李师师说到底也是青楼的烟花女子,她涉猎的诗词歌赋比寻常女子都要多,她接受这种恋爱思想的影响也就更加的深刻,她也向往着能够自由自在地恋爱一场。

    她也更加相信一见钟情这样的梦幻桥段,她是住在青楼里的金丝雀,但她的心里却向往着着一段童真而纯洁的恋爱。

    这些心思极其隐晦,无法与外人道,即便是最贴身的姐妹和侍女,都从未听李师师说起过,这是她心里头最大的秘密。

    所以当国公府发出邀请之时,她欣喜却果断地答应了下来。

    如今再次见到苏牧,看到苏牧脸上那两道金印,她却是说不出的想落泪。

    整个大焱所有青楼的烟花女子,都爱苏牧的才气,都以得到苏牧一首新作为梦想,而作为青楼女子之中的第一花魁,李师师想到的却不是苏牧的诗词,而是他的无赖。

    这是连她自己都无法想象的一件事情,她甚至没有跟苏牧交谈过多少句,她能够读懂苏牧的诗词,在所有人都在体悟苏牧诗词的意境之时,她却不敢去想,因为这些诗词里头,都没有她李师师。

    她也不明白为何自己会对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男人如此的牵挂,这种牵挂甚至已经超出了男女爱情的范畴,连她自己都芳心凌乱。

    在这个高朋满座的盛宴之上,汇聚了汴京城中的俊彦翘楚,他们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个个都是一时之选,他们是温润清贵的玉佩,是散发着书香的新纸,是充满雅骚的砚台,是意气风发直欲上青云的飞鹤。

    而苏牧呢,这个刻意保持着沉默,对谁都带着微微笑的男人,如今却是藏鞘的刀,是打盹儿的鹰隼,是深山老林之中的锦雉和孔雀,不可方物却又孤芳自赏,或许在温暖的春日,遇见心仪的配偶,或许遭遇天敌,又或许喜不自禁之时,才会将他美丽的尾羽毛,展现给这个世界。

    盛宴的开场是梦神楼的歌舞,磅礴大气,热热闹闹,充满了喜庆,将宴会的气氛炒了起来。

    而后诸多宾客开始相互对饮,相互结交,觥筹交错,其乐也融融,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李师师终于登场,却是敲着红牙板的清唱。

    仿佛在展现她最唯美的嗓音,不希望乐器夺去或者掩盖自己最真实的声音一般,当李师师一曲唱罢,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直到曹国公和高俅带头鼓掌,宴席上才响起了喝彩叫好声,竟然还有才子以袖掩面,感怀于歌声的美妙,触动了心神,潸然泪下。

    曹嫤儿等一众女宾在帷幕后面安静得出奇,似扈三娘彩儿这种,并无太多的文化底蕴,只觉着这位姐儿嗓子就跟云雀儿一般悦耳动听。

    而曹嫤儿以及诸多名媛却如痴如醉,她们都接受过极其系统的启蒙教育,以及诗词歌赋的训练,一番对比之下,心里着实又羡慕又嫉妒。

    高俅是个见惯这种场面的人,当即提议不如诸位才子当场即兴创作,为李师师献上诗词,以赞美李师师的才艺。

    众人都知道重头戏要来了,李师师算是抛砖引玉,借着这个由头,接下来可就是他们施展才华的战场了!

    女宾客们对此也是兴趣盎然,倒是扈三娘和巫花容几个,毫无形象地品尝着美食,巫花容还颇有地主风范,给好姐妹们不断推介好吃好喝的,别人准备侧耳聆听佳作之时,她们已经将斯斯文文的琉璃杯,换成了鎏银边的白瓷碗。

    虽然都是些果酒,但扈三娘和巫花容几个喝起来,也满是豪爽气,实在有伤风雅,若非巫花容正得国公的宠溺,这些个名媛们说不得早就避只有恐不及了。

    周甫彦这一次倒是学乖了,并没有去拔头筹的想法,王锦纶这样的又实在拿不出手,很快就被汴京的几个才子抢占了先机。

    而高俅和曹国公在众人吟出作品之后,都会简单的点评几句,曹国公自持身份,为人和善,言语之中多是勉励,而高俅却真的极其中肯地做出鉴析。

    虽然只是寥寥数语,但往往能够一针见血,这也展现出了高俅那高深的造诣,以及他对待的态度。

    或许他是个阿谀奉承的宠臣,但对待作品,他从来都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在蔡京都不敢对官家的作品指手画脚之时,他仍旧能够点出官家诗词的不足,而官家也虚心地接受。

    或许这也正是他为何能够一直稳坐太尉宝座,成为官家不可或缺的近臣的原因了。

    这些个才子也是憋了好大一股劲,虽然是即兴创作,但还真的出现了不少佳作,宴会的气氛一时间也转了风向,从有些俗气的热闹喜庆,变得文雅起来,仿佛空气之中飘着的不再是美酒佳肴的香味,而是书墨的清新芳香。

    作为众星捧月的焦点,李师师对这些吹捧自己诗词却没有太多的留心,她在等待,就像所有人都在等待一样。

    是的,大家都在等着苏牧开口,这是他们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与苏牧同处一室,如果能够亲眼见证他写出新作来,这将是何等的荣幸!

    然而当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苏牧之时,有一个人急了。

    那就是周甫彦周大才子!

    他之所以没有捷足先登,就是为了成为压轴好戏,深谙此类聚会流程的他,早早就打好了腹稿,那首词甚至已经提前推敲了好几天,就只等着吟唱出来。

    即便不能俘获李师师的芳心,最起码也能俘获诸多文人,甚至是高俅和曹国公的耳朵!

    他见着高俅点评完毕,看着那士子拜谢高俅,看着高俅放下酒杯,时间点拿捏得刚刚好!

    就是这个时机!

    正当周甫彦想要起身,心里想着要朝高俅说道:“晚辈也有一首拙作要献丑了…”之时,一道声音传来,让周甫彦半边屁股重新坐了回去。

    一直没有说话的曹国公,竟然指名道姓了:“兼之啊,我听说你跟师师姑娘也算是旧识,此等雅事,你这大才子岂能不来凑趣?”

    “这是故意玩儿我的吧!”周甫彦看着呵呵笑着的曹国公,心里已经开骂了。

    不过转念一想,苏牧今非昔比,看他此时身上草莽气浓烈,全无文人风采,这一路又是历经战火,想必早已才思枯竭。

    若苏牧出手之后,自己再挺身而出,这才是真正的压轴呢!

    周甫彦之所以对自己如此有自信,那是因为自己这首词堪称搜肠刮肚呕心沥血,甚至还请蔡京加以润色,如果连这样的作品都无法博得满堂彩,那天底下的文人可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曹国公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将目光投向了苏牧,连吃吃喝喝那几位,也都停了手里的动作,悄悄在桌布上擦掉满手油,巫花容嚼着满嘴美食,含糊不清地问了一句:“这个兼之是谁?值得你们这么慎重?”

    “……”

    女宾区一下就更加安静了。

    后知后觉地彩儿丫头正往嘴里塞着一个团子,张口解释道:“我家少爷啊…”

    许是心急了些,说到一半呢,嘴里的饼子碎末就喷了出来,撒在了裙子上…

    死寂的女宾区,目光从苏牧那边,转到了一脸尴尬和无辜的苏牧侍女身上,而后她们嘴角抽搐地看着巫花容。

    这女人从彩儿丫头的裙子上拈起那小半快饼子,轻描淡写地丢进嘴里,拍了拍彩儿丫头的肩头,语重心长地教育道:“小孩家记得不要浪费食物…”

    “有首诗怎么说来着…锄禾日当午,汉子真辛苦,白天忙种地,晚上睡媳妇…”巫花容煞有介事,夸张地摇头晃脑道。

    惊愕得目瞪口呆的曹嫤儿手里筷子一松,落在桌面上的筷子啪啪啪得弹开老远老远…

    ...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春闺梦里人 无限之军事基地 鉴宝 欢喜冤家的地下情 田园小王妃 英雄联盟之大道归一 曌帝双龙传 断雪刀 逍遥少侠 渔人传说 七域命神 我真不是角色球员 京少的小祖宗爆红了 抗战游侠 醉玖 斗破之我的万界门 天涯孤鸿 顶级神豪 魔武尘晋 幻术之道 全球降临:百倍增幅 远古传说之人族的荣耀 爱若累了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每天都离现形更近一步 焚天御火师 葬阴人 法师乔安 昆仑小师叔 修仙从虐渣开始 华夏道 我快亏成麻瓜了 中国足球黄金一代 尘缘 神冢世界 汉世祖 两胎六宝:战爷的小心肝又跑了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巨鳄2 我在东京教剑道 三国之我的手下都是玩家 大国重坦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天师神婿 田园医香 17K问答大百科 女总裁的房中客 女儿和妈妈的文字账 HP魔王改造指南 三国之曹魏虎兕 一胎六宝:神医娘亲又掉马了 一念尘中仙 原来我是道祖 从零开始 月薪两万我成了首富 混在美剧的金装律师 千万别拿正眼看我 痞子大少快走开 系统逼我当男神 大魏宫廷 西游魔改篇 从仙侠世界归来 秘战无声 宫主她偏要又美又飒 飞天 刷点外挂 飞来客栈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大明雍王 抱着母鸡来修仙 位面商人的踩坑日常 修罗战婿 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 城里人酒馆 豪门孤女:易少请放手 斗破之我的万界门 启明1158 恃婚而娇:少夫人她甜不可攀 江湖有信 荣升太后我只想当咸鱼 穿越西游之我爱你 我的日常系进化游戏 凡女仙葫 浪迹在武侠世界的道士 远古传说之人族的荣耀 从斗罗开始朝九晚五 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控者 昆仑小师叔 百花大帝 都市纵横之草根天王 误入官场 兄弟抱我不报恩 千金巨星:小叔叔,求宠爱 盛世魔妃之凤临天下 住手!这根本不是决斗! 重生之龙套姐姐的逆袭 这个大明太凶猛 八卦诀 足球临时工 策天谋 大唐明月 北顾青谣 陛下因何造反 我的世界——复仇之路 继承山头后我和群鬼一起蹦迪 日常系美剧 禁区猎人 超神机械师 夫君你失礼了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万道成神 赛尔号之空明伊语 全才系统:此刻开始成学霸 取经路 神州江山志 大明之雄霸海外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大神你人设崩了 宫主她偏要又美又飒 茉莉菊花 一只喵妃出墙来 重生之时尚女王 重生之古玩人生 天外重生者 我能看到准确率 我真不是角色球员 诡三国 恶魔深渊 史上第一混乱 美食三国 人在东京当房东 开局拜师三星洞 联盟之搞事就能变强 吴少的娇妻不好宠 一世神游 满级绿茶是万人迷团宠 天工 剑色生香 医妃凰途 鬼域之尊 梵仙传 妖神录乱世妖女 暗黑大武侠 纬度37度 骑着电驴追飞机 从知否开始做位面商人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末世之开局运气爆棚 夜烬天下 斗罗之造梗抽奖系统 谍海先锋 大明第一太子 从武警新兵开始当教员 我见道长多妩媚 萌宝速递:总裁爹地快认领 长街人声涨 永生诀 浮世惊鸿 战争神灵 幻柳 琉璃美人煞 从方寸山开始的诸天 我快亏成麻瓜了 诸天 夫为佞臣 问仙 曩霄传说 一等家丁 昆仑有王 荡宋 神医魔后 这个鼠部落强的离谱 神话三国领主 隐婚甜宠:BOSS娇妻太撩人 相爷您的夫君已到期 凛然如霜雪 合约老公晚上见 从木叶开始的万能推演 娱乐第一天王 战王,王妃又要休夫了 桃花赋之一裹儿传 竹书谣 斯文不败类 老婆不知道我是大魔王 洛国赋 我要做球王 锦衣长安 末世之我真的没开挂 吞噬苍穹 校花的神医保镖 我家族长天天想着叛变 此药解情毒 神豪从系统宕机开始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虎王求生崽 莽荒纪 道茫记 才不是魔女 王者荣耀:我们是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