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aq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三百七十七章 虫虫虫虫!
    上次经过龙扬山二当家杨云帆等人的袭击之后,苏牧便发誓再也不让苏府牵扯到麻烦之中。

    待得扈三娘和巫花容等人回来,便把酒糟鼻老头儿带到了皇城司的秘密据点之中拷问。

    燕青和扈三娘脸色发白,但并不是因为被老头子打伤了,而是被巫花容这丫头给吓了一阵。

    他们本想将郭府老管事的尸体处理掉,没想到巫花容却主动请缨,这小丫头在那尸体上撒了一些粉末,那尸体眨眼间便开始腐烂,而后生出一堆又一堆胖乎乎的大败蛆,没多久就只剩一堆白骨。

    燕青和扈三娘便像看到了一个埋在地里的死人,将腐烂的过程缩短了数十上百倍,那些在尸体上扭动着肥胖身子,在眼窝里钻进钻出的蛆虫,让他们把隔夜饭都吐了个赶紧。

    然而巫花容却像欣赏着夏天里的太阳花一般,鬼面背后看不出表情,但那神态却怡然自得,而后又取出一个小瓶子来,倒出来的却是黑色粉末。

    据说那是化尸蛊,这些黑色粉末沾染了之后,蛆虫开始死去,尸骨上又变成了一堆又一堆让人头皮发麻的黑色大毛毛虫,密密麻麻的蠕动着,燕青和扈三娘觉着恶心到了极点,却又控制不住内心的好奇,竟然将整个过程给看完了!

    更让他们吃惊的是,那些个虫子到了最后纷纷死去,化为一条暗金色的蚕虫,胖乎乎的,身上竟然有两排一共七八个大眼珠子,花花绿绿的,让人直倒胃口,而巫花容却面不改色地将那蚕虫给吞进肚子里去了!

    时间仓促,他们也来不及跟苏牧说这些细节,更不想再提起这件事情,因为脑子里一浮现当时的场面,他们的肠胃就开始翻涌不停了。

    无论如何,燕青和扈三娘都做了一个决定,哪怕让苏牧到青楼去鬼混,也决不能让他碰这小丫头一根指头儿,否则就跟他绝交!

    皇城司在江宁经营多年,秘密据点也很多,虽然高慕侠带走了许多得力的人手,但根基还在。

    这些人即便不知道苏牧的绣衣暗察身份,也应该知道苏牧在皇城司的地位有多么的高,加上燕青也属于皇城司的暗察职事,想要调用皇城司的资源和力量,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此时苏牧与雅绾儿坐在厅里,桌上便放着一枚金色铜钱,一封蜡丸密信,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个人物品。

    这枚金色铜钱的出现,让苏牧既担忧又兴奋,他想起了乔道清跟他说起的事情,想起了自己试探大祭司之时,后者跟他说过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话。

    他总觉着这铜钱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频率越来越高,仿佛一张大网,在慢慢的收紧,而他却对此全然无知,只有直觉里的警惕,不断提醒着自己,要去揭开这一切的谜团。

    苏牧不是第一次见到那种邵字铜钱,也没太多新鲜感,那封蜡丸密信很快吸引了他的注意,可拆开密信之后他却傻眼了。

    这密信寥寥数语,粗粗一扫,苏牧觉着每个字都认得,可细细再看,却每个字都不认得!

    这些字仿佛就是将汉字拆开再重新组合,或者用部首偏旁增删再组合起来的密文。

    “师哥,可认得这密文?”燕青见多识广,可听得苏牧如此发问,凑近来看了一眼,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苏牧敲击着桌面,沉思了片刻,便叫来了据点的负责人,一名皇城司的大档头。

    在苏牧看来,皇城司乃是大焱最为顶尖的情报机构,相信他们即便不能破译,也能够认得出这些密文的来历,到底谁最惯用这种手法。

    大档头看起来五十出头,丢人堆里便谁都不再多看一眼的那种路人,或许也正是因为这种特质,才足够隐秘,才能撑起皇城司的差事。

    大档头对苏牧颇为恭敬,接过那密信细细看了几遍,这才摸着巴道。

    “先生,这不是密文,这是...这是契丹文...”

    “契丹文?”苏牧也是皱了眉头,早在现世之时,他便听说过,契丹文与东巴文夜郎天书之类的,都成为了不解之谜,即便在大焱,能认得契丹文的人也不多。

    如今的辽国分为南北两院,除了契丹族的辽狗之外,还有归附辽国的北地汉人,所以辽国境内一般都使用汉字。

    不过辽朝建国之后不久,耶律阿保机便命人创造了契丹文,这契丹文也分为大字和小字两种,大字是仿照汉字,而小字是仿照的回鹘文字。

    听说所有的契丹文加起来也不过三五千个字,仅仅能够表达常用的一些意思。

    苏牧不是学究,对辽狗的文字并不感兴趣,让他吃惊的是,这裴老太公的老死士身上竟然有契丹文的密信!

    这说明世家豪族与北面的辽狗有肮脏的勾搭?还是说用契丹文只是一种单纯的加密手段?

    若是前者,那么牵扯出来的事情可就非常棘手了。

    老死士之所以会出来送信,是因为淮南东路转运使郭正文的心腹老人,找上了裴府,而裴府的老死士马不停蹄就出来送信。

    这足以说明郭正文和世家豪族绝对是脱不了干系的,如果真的跟辽狗扯上了关系,那么这可就是内通外敌了!

    “看得懂上面写些什么内容么?”苏牧满眼希冀地问道,不过大档头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

    “官先前到过北地刺探军情,这才认得这种字体,不过想要解读却没法子...”

    大档头一脸的爱莫能助,不过他还是给苏牧解释了,其实许多人认为三五千个字并不足以表达完整意思,并不够用,这是不太妥当和确切的。

    辽国的官方使用契丹文,重大场合才会用大字,一般情况则使用小字,据说小字的字数更少,但搭配使用的规则却很是繁复,虽然足够表达,但外族人想要破译,就变得更加的困难。

    “也就是说,想要破译这密信,还得需要一个通译?”苏牧不由皱起了眉头来。

    “这江宁城里倒是有一些契丹商人,就怕这密信事关重大,他们会走漏风声,不过这些人张扬跋扈,从来不把咱汉家郎放在眼里,作威作福惯了,用完了杀了便是...”大档头如此提议道。

    苏牧双眸一亮,这未尝不是个好法子,可若果世家豪族真的跟契丹人暗通款曲,见着这密信的内容,这些契丹商人解读之后,故意胡诌一番,自己也没法确定真假,总之是信不过这些契丹人的。

    “去撬开那老头子的嘴,或许他会知道些什么。”

    早在交手之时,老死士便从身手上认出了燕青,苏牧也没有必要遮遮掩掩,带着巫花容几个,便跟着大档头,来到了关押老死士的密室。

    密室之中摆设着各式各样的刑具,但看管的暗察子却不敢对老死士动手,反而离得远远的,根本就不愿意靠近老死士。

    “不是让你们好生审问么,怎地不动手,难道还指望他主动开口不成,这点规矩都不懂么!”大档头显然对属的不作为有些愠怒,因为这让他在苏牧面前很是掉面子。

    可那些暗察子却脸色发白地走过来,朝大档头和苏牧回禀道:“档头你...你先自己看一看...”

    大档头一头雾水,瞪了那几个暗察子一眼,便冷哼一声,走到了老死士的面前来,然后,这位见惯了血腥,常常将人当牲口来施刑的大档头,没来得及跑远,就吐了!

    苏牧眉头一挑,朝燕青和扈三娘扫了一眼,后者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意识跟巫花容拉开了距离,扈三娘还把雅绾儿也偷偷拉到了后面来。

    苏牧朝巫花容看了一眼,后者冷冷地扭过头去,根本就懒得理会苏牧。

    无可奈何,苏牧只好亲自上前去查看了一番。

    但见得老死士身上的衣物已经被暗察子们扒拉来,可他的身上却布满了一个个小指头大小的血洞!

    “这些暗察子也是够狠的...”苏牧意识便以为这是暗察子们严刑拷问的成果,可再看了一会,他的肠胃便开始翻涌不定,肚里的东西开始不断往嗓子外头冒。

    老死士的皮肉仿佛跟骨骼分离了一半,就好像披着一块松垮垮的人皮,劈就好像有无数小蛇在蠕动,那些密密麻麻的血洞之中,开始往外钻出一些黑色的大毛毛虫!

    这些虫子正在老死士的体内,啃噬着老死士的身子啊!!!

    苏牧强忍着呕吐的冲动,朝巫花容冷声道:“你干的好事?”

    巫花容冷哼了一声,浑不在意地嘟囔道:“是你让我帮忙来着,怎么,觉着我是野人,觉着残忍?那就不要随便对我指手画脚,我不是你的仆人!”

    巫花容开口就如同连珠炮一般,原来早就对苏牧指使自己做事心生不满,可怜殃及老死士这条池鱼了。

    苏牧对老死士也是佩服得紧,这些蛊虫在他体内肆虐,但却没有夺去他的性命,然而这老头怒睁着血红的双眸,直到此刻都仍旧紧闭着嘴巴,仿佛至死都不愿泄密,无论如何也是值得敬佩的硬汉子了。

    大档头终于吐到没东西了,煞白着脸回到苏牧这边来,朝苏牧请示道:“这老汉誓死不开口,倒是一条汉子,如果这位...这位姑娘没法子救回来,那就让哥几个给他个痛快吧...”

    苏牧也是无奈摇头,正要让大档头动手,却听巫花容冷冷地说道:“只是不能开口罢了...算个什么汉子...”

    “别阴阳怪气,把虫子都赶走,他的命留着,有什么要求就提吧...”苏牧一听便知道,这丫头非但凶残野蛮,心性也绝非表面那么简单。

    “这可是你说的!你答应我一件事,我饶他一命,保证他知无不言,连他老婆有没有勾搭过野汉子都吐出来!”

    苏牧还未来得及考虑,巫花容已经走到前面来,一掌拍在老死士的脑门上,后者陡然张开嘴巴,满嘴的黑色翅虫四处飞舞,吓得一屋子人都跑了出去!

    苏牧身上有驱虫药,并不担心这个,倒是听得老死士虚弱地喊着:“求你...求你,我什么都说,我什么都说!”

    巫花容扭过头来,鬼面一对眸子直勾勾盯着苏牧,充满了诡异和阴谋得逞的意味。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魔门道心 从1994开始 这个学渣不简单 邪剑诸天 炼器雄心 夏已晚 史记小白传 十二生肖魔法学院 八零农家悍女 王牌特工:绝宠太子妃 幻术之道 首辅追妻计划 巫女的时空旅行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妙偶天成 腹黑太子高冷妃 腹黑王爷的心尖宠妾 乱明 催妆 海贼王之一剑天堑 长街人声涨 我真不是关系户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剑开天门 明朝败家子 穿越明朝之商帝国 红颜三千 我的云养女友 天若不服 重生九零神医福妻 一开始,我只想做演员 斗罗之拥有八奇技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绝色炼丹师废柴七小姐 三国乱世战神 修罗战婿 琴帝 超级宗门系统 恶魔打工人 穿成仙侠文反派boss的亲姐姐 我资质平平 再修仙我就死定了 左风少年 金陵春 重生狂妃她又强又飒 破蝶 大唐孽子 月华庭 修真医仙在都市 许你一生:独宠逃家王妃 苍穹神殿之大周风云 极品仙尊归来 轮回之无限进化 觉醒钞能力 七瓣花开 斗破之我的万界门 宗门里除了我都是卧底 我有一座恐怖美食屋 愿与卿老卿可知晓 苍穹炼狱 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 欢喜小娘子 特战天神 寻剑 我是锦衣使 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 左道倾天 天狐缘 来自地狱的死亡诅咒 烽火华夏 绝世妖劫 药满田园 执剑问青天 绝品天医 魔法大陆上我并不是 阴阳至道 扭曲的日常物语 重生之农门小辣椒 花开锦绣 冲吖~墨鱼丸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传奇剑神 从始皇陵逃出的长生草 修神外传 导量I创间十银 魔王魔王发大财 工资到位斩仙屠魔 妙手小医仙 连环妙计 成长中的经历 洪荒之太清问道 偶像竟是我自己 秦时明月之无限打卡 黄河惊奇手札 左风少年 欲念行之神农因我而传奇 葬灵纪 花涧无痕 我有好多复活币 剑仙无敌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我儿快拼爹 绝世剑魔 我有一群地球玩家 驭兽萌宝:腹黑王妃带球跑 策妖之三界风暴 沧元图 重生之大俗人 开局从召唤诸天崛起 联盟之 海贼之亡者监狱 火影之 诡三国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散落的月光穿过了云 跑毒大师 大唐明月 韩娱从遇见知恩开始 我的1978小农庄 太古 南北往事 龙界归来 魂曜星尘 宛若星辰又似尘埃 从夺舍失败开始的穿越生活 仙武帝尊 超神圣骑士 末日为王 苍华若梦浮生若歌 大明镇海王 冥玄破 啸澜 阎罗圣域 大汉黑科技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仙府 造化之念 斗罗之诸天抽奖系统 我真不是你家大人 水龙步梦 地卷遗册 苍穹炼狱 网游之萌植暴医 神级外卖员 枭臣 梦里应知身是客 黑篮之队友猛如虎 天师神婿 大王饶命 丰碑杨门 神医:姑娘请自重 战医无双 问仙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 巡狩大明 修仙炮灰改行搞科研 我在雨中等你的季节 闻鱼 唐朝倒霉蛋 苦情九天 卡尔戏三国 贞观大闲人 继祖传宗 凤唳九天 快穿女主VS女配 奇门圣尊 女神的天才保镖 江山易老红颜旧 烽火华夏 秒杀 我真的想当配角 玄幻:我,被杀就变强! 我有一座无敌城 斩月 剑仙无敌 王者荣耀之三境 我的微信连三界 三嫁奇缘之丑女毒妃 葬阴人 酒歌 十三皇子 都市的变形德鲁伊 权宠新娘蜜如甜 尘缘 这个诅咒太棒了 三生桃花簪 无法遵循的规则 前夫又在耍花招 短情 上品寒士 狂兵龙王 宦海风云记 开局和郑耀先结拜 带着虎符当太子 开局被李世民,全城通缉 从八百开始崛起 诸界末日在线 我真不是幕后大佬 佛灯与剑 我在动漫世界苟到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