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aq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三百六十章 铜钱再现
    苏牧不断的告诫自己,真正的勇者,不该向弱者展示自己的力量,而个体则不该承受族群的罪孽。

    他也不想通过虐待这个巫师,來报复整个斑人部族,因为这样只能让自己变成另一种斑人。

    可当他看到这个斑人沒有一丝罪恶感,他就清楚的知道,这个斑人是彻头彻尾的罪孽者,他在斑人部族里的地位绝对不低,而且他擅长驱虫,说不定他才是真正的首恶,即便不是首恶,他也不会无辜到哪里去。

    怒火,让苏牧停不下來,当他拗断对方的手,若对方哀嚎痛哭惊叫,或许苏牧会产生罪恶感,或许会冷静下來。

    可巫师的目光充满了怨毒,充满了愤怒,充满了屈辱,唯独沒有恐惧。

    如果恶人懂得恐惧,起码说明还有救,因为恐惧也是人性的一种,可如果恶人连恐惧都沒有了,那么就真的十恶不赦,对待这样毫无人性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跟他讲什么人性。

    可苏牧却忘了,这个巫师或许沒有人性,但苏牧自己却是有人性的。

    折磨或者杀死一个沒有人性的恶人,会让自己变成同样的恶人。

    只是苏牧已经不再有这样的顾虑,一直以來,他都活得太压抑,活得小心翼翼,所有的事情都需要谋而后动,这样会很累,会很不洒脱。

    他希望自己能够放任一次,将心头的积郁都发泄出來,而当他羞辱这个巫师的时候,他感觉浑身畅快,感觉通体舒畅,有一种满足感,充斥着自己的身躯和灵魂。

    巫师趴在地上,而他则将巫师的衣服裤子全身撕裂开來,沒有剩下一点点,而后打翻油灯,点燃了那些衣物。

    这些衣物之中许是沾染了纳虫的药物,极易引燃,轰得就烧了起來,但奇怪的是,并沒有产生太多的烟雾,少许烟雾从舱门的缝隙冒了出去,舱外很快响起了脚步声。

    “沒事,别來烦我。”

    舱外的脚步声戛然而止,而后又轻轻地退了回去,在所有人的眼中,苏牧从來都是谦谦有礼的形象,似乎大家平常都沒怎么见过他发脾气。

    而这一次,他们终于领略到,原來苏牧也是会发火的。

    这世界上就有这么一种人,细究起來,或许他沒什么特别的本事,长相也稀疏平常,平日里也沒帮过你什么忙,可你有酒喝的时候总会叫上他,有聚会k歌也会想到他。

    他便是坐在那里,氛围就会融洽欢乐,你有什么心事或者疑惑会想要他开导,总觉着能够从他那里得到答案,但连你自己也说不清,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或许每个小生活圈子里,都会有这样的一个人,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那个人身上,有种东西,极具吸引力,那种东西叫魅力。

    魅力看不见摸不着,但却又能够让人感受到它的存在,即便他沒有为你做过什么感天动地的事情,只要他一发话,总能很有号召力地聚集起一帮人來。

    如果认真回想起來,或许苏牧就是这么一个人,他的魅力來自于他的神秘,來自于他无法与人分享的穿越经历,來自于他两世为人的智慧和对历史的大局认知。

    所以当他真的生气了,也不会影响他在众人心目中的形象,因为他生气的时候,更像一个普通人,更容易被身边的人了解,这也是身边的人最想去探究的一件事情。

    舱外的脚步声消失之后,苏牧仿佛彻底放开了一般,他看着巫师光滑而富有曲线的背部。

    他的肩膀很窄,有些娇弱,腰肢很细,臀部却翘挺紧实,双腿纤细修长,又充满了健美的力量感。

    无论从何种角度來看,这都像是一个女子的背影。

    苏牧沒有猜测的**,他直接抓住巫师的腰肢,将他翻了过來。

    不出所料,他的胸脯是平坦的,极度的平坦,但两点嫣红却很明显,周围还有淡粉色的乳晕。

    苏牧有些惊愕,这让他稍微冷静了下來,他的视线自然而然地往下延伸,而后有些难以置信,而后松开了巫师,有些无力地坐在了木板上。

    地上的衣物慢慢烧成灰烬,只剩下暗红色的微光,他能够看到巫师弓起身子,抱着膝盖,深深埋着头,沒有言语。

    微光之中,巫师的泪珠像黑夜之中的星,落在木板上,啪嗒一声,而后溅开一朵悲伤的冰花。

    这让他瞬间冷静了下來,他终于生出了罪恶感,但他并不愧疚,也并不后悔。

    同情弱者也是人类的本性,特别是同情女性的弱者,在这一点上,苏牧与其他人并沒有太大的区别。

    本该释放自己罪恶本能的举动,因为发现巫师是个女子之身而宣告终结,苏牧不知道自己得到了些什么,却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失去了什么。

    他从來就不是什么好人,但也自诩不是一个坏人,可这样的想法,在这一刻,突然变得有些摇摆不定了,或许刚才自己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变成了一个坏人。

    虽然在别人的眼力,苏牧是个极其杀伐果决的人,但他却始终觉着自己有点婆婆妈妈。

    所以他在黑暗之中坐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走出了船舱。

    他从不担心这个女巫会像那些女俘虏那样去死,因为她是斑人,在最恶劣的环境之下仍旧想要坚强活下去,甚至不惜造下滔天罪恶的斑人。

    他沒有得到想要的那种解脱,心绪反而变得更加烦躁,不过他最终还是带着一套衣物和一小葫芦淡水,回到了船舱。

    他沒有进去,只是将衣物和葫芦放在门后,随之关上了舱门。

    苏牧來到了甲板上,清冷的海风一吹,他变得更加清醒,看着星月映照在海面上,分不清哪里是海,哪里是星空,然而如此唯美的一幕,却让他觉着自己更加的邪恶。

    他缓缓坐在甲板上,靠着船舷,觉得迷茫,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陆青花扈三娘乃至于燕青都沒有來打扰他,然而过得片刻,一个高瘦的身影却出现在了甲板上。

    这人穿着斑人的五彩衣,头上却沒有戴鬼面,清矍的面容,凹陷的双颊,眼窝凹陷,鹰钩鼻子,可不正是苏牧的便宜师父乔道清么。

    乔老道神出鬼沒,出现在这里并沒有值得惊讶之处,想來燕青便是他给救回來的了。

    他在苏牧的身边坐了下來,递过來一个酒葫芦,苏牧沉默不语,凶猛地灌着酒,直到呛得酒水从鼻孔喷出來,才咳嗽着流眼泪。

    “你为什么不救他们。为什么。”苏牧死死抓着乔道清的衣领,喷着口水鼻涕,双目血红地质问着。

    乔道清能够将燕青给救出來,他穿着斑人的衣服,显然已经混进斑人的部族不短时间了。

    只要制造一些骚乱,就能够制止斑人用大鼎煮活人的恶行,相信以乔道清的本事,是不难办到的,所以苏牧质问乔道清。

    他深知乔道清是个真正能够隐忍的人,他如果贸然救人,必定会暴露自己的身份。

    可究竟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乔道清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却无动于衷,选择继续潜伏。

    “那些被活剐的人,包括你救回來的六个女人,沒有一个是无辜的,他们手上沾染的鲜血,绝对不会比斑人少。”乔道清的心里本來是想这样解释的。

    可话到嘴边,他又决定不说了,因为他知道,苏牧很快就会想通这一点,如果连这一点都想不通,那么苏牧也不可能成为他的弟子,更不可能活到现在。

    所以他只是冷哼了一声,推开苏牧,夺过苏牧手里的葫芦,沒好气地对他说道。

    “我当然要救人,不过救的不是这些死有余辜的人。”

    苏牧闻言,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斑人或许俘虏了方七佛或者大光明教之中极其重要而关键的人物,寻常人根本就不值得乔道清去救。

    虽说乔道清是自己的师父,但苏牧也很清楚,乔道清还是那个乖僻古怪的幻魔君,他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你要救谁。”

    面对苏牧的疑问,乔道清只是慢悠悠喝了一口酒,而后朝船舱的方向努了努嘴。

    “我要救的,正是被你视为茹毛饮血吃人喝汤的斑人。像船舱里被你扒光了衣服的丫头那样的斑人。”

    “什么。。。”这次连苏牧都有些糊涂了,不过他很快就反应了过來。

    或许是自己先入为主的关系,他确实将斑人打入了乔道清所言的罪恶食人族行列,但事实上,冷静下來之后,他也想过很多,包括离开烈火岛之前,他看到的一切。

    而乔道清接下來的解释,也验证了他的推测。

    烈火岛上的斑人,其实分为两部分,真正的土著斑人,和后來镇压和征服斑人的那些“伪斑人”。

    而所谓的“伪斑人”,就是苏牧看到青雀儿刺青,得出推论的那些人。

    他们确实是大焱的破落军户叛军贼配军草寇贼匪和江洋大盗,里面也不乏武林之中成名的大恶人。

    土著斑人有着自己的图腾信仰,烈火岛虽然资源丰富,但毕竟太小,斑人部族的人口不断增多,资源就会吃紧,所以他们崇尚自然,向來保持着感恩的心,与自然和谐共处,连杀死猎物之后都会对祭拜森林之神以表示感谢,又怎么会做出那样的恶行。

    这一切自然都是那些“伪斑人”带來的,包括罪恶的大铜鼎,也都是伪斑人的杰作。

    在沒有俘虏的情况下,他们会出海掠劫过路的海盗倭寇,当成牲口一般养着,待得冬季过后,蓄养的动物都被吃光了,就会利用这些俘虏,來诱捕新的野生动物。

    有时候一年到头都沒有碰到过路的商船或者倭寇海盗,他们就会命令土著斑人,献祭自家的孩子。

    所以真正的恶人,其实是那些伪斑人。

    听完乔道清的解释之后,苏牧的罪恶感更加浓烈,一想到船舱里那瘦弱的身子,想起那微光之中的眼泪,他就觉着无地自容。

    苏牧紧紧捏着拳头,抬起头來朝乔道清问道:“这些伪斑人为何要占据烈火岛,精神奴役这些土著斑人。他们的幕后主使又是谁。到底有些什么目的。”

    苏牧绝不会天真的认为,这一切只是因为那些伪斑人走投无路,因为伪斑人的所作所为都经过精心的策划一般,如果不是某个组织势力的指使,绝不可能顺利奴役这些土著斑人,因为他从船舱里那个女巫的身上,看到了土著斑人是如何的坚韧不屈。

    乔道清沒有回答,他只是冷笑了一声,而后摊开右手,拇指食指往上一弹,只听得叮一声脆响,一枚金色的铜钱在半空中翻滚着...

    “是他们。”这已经不是苏牧第一次见到这种铜钱,他也听说过铜钱的传说,但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如此神圣的传说,竟然会与如此丑恶的罪恶沾上边。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前夫又在耍花招 生死体验 我的昨日恋歌 亘古大帝 鬼域之尊 网游之 嫁给黑心王爷做药引 汉阙 蜀山大掌教 首辅大人的团宠崽崽 中式陪读 王牌特工:绝宠太子妃 游戏铜币能提现 从1994开始 蛟龙决 藏书阁读书三十年出道已无敌 另一个夏天 官途 我的师长冯天魁 寒门祸害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造化之念 彼岸:三女王复仇血恋 万古第一神 仙门 这个学渣不简单 许我年少无忧 大清隐龙 带着虎符当太子 斗罗之十二生肖塔 仙武神煌 胖子和他的废柴小队 无尽武装 古玩专家 大秦之万古帝王 大主宰 至尊剑皇 情劫从仙君下凡开始 美男咱有话好说 头狼 谢邀,人在洪荒,拒绝妖皇 娱乐第一天王 月咏之血族公主殿下 十刹阎罗 荣耀圈小团宠 剑道通神 无法遵循的规则 镐京出猎 长夜行 有事先找靳先生 三国乱世战神 地球前线 道则书 绝对一番 我是刀仙 仙子请自重 大神你人设崩了 网游之无限秒杀 极品家丁 武道霸主 洪荒仙师 我的世界——复仇之路 雾锁道途 末世宅在家 一切都是从笔仙开始 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 剃头匠 梦里不知她是客 全球通缉令 网游之神级吞噬系统 末世胖妹逆袭记 我真不是谪仙人 封灵道种 源神觉醒 他从星光中走来 十三皇子 抗战游侠 尸命 醉卧江山 无忧江湖 王子传说 炮灰女配的逆袭人生 至尊龙帝 我的老婆是妲己 江湖有信 异者神术 明末乞丐皇帝 这号有毒 海贼之祸害 曩霄传说 圣言问道 史蒂夫求生记 喜剧天王 网游之无限秒杀 妙手天医在校园 破天踪 绝品仙尊赘婿 一只喵妃出墙来 荣宁 相见相离 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这些妖怪太难敕封了 戟何 赛尔号之空明伊语 携手看世间繁华 问镜 神级外卖员 永不移动的界碑 桃花武侠系统 神魂至尊 夫人她持崽上岗秀翻全场 我当捕快那些年 浮生应作长歌行 开局一座玉门关 一号狂兵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抗战之重生周卫国 腾飞我的航空时代 妖娆召唤师 提前进入游戏的我,发现无敌了 千机殿 一境无敌 剑道独神 陛下因何造反 妖魔当道 女帝直播攻略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清明上河图 农家娇女:种田悠悠乐 网游:不断合成与进化的我无敌了 狩魔手记 朝思归 从红月开始 轮匙 夫为佞臣 待瘦王妃卿可撩 我能看到隐藏机缘 我的微信连三界 太玄极道 海贼之宠物为王 回地球当个普通人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聊斋路长生志 梦回新兴一九八零年 重生之至尊仙婿 反穿越调查局之先秦卷 演员没有假期 大唐明月 我在末世建个城 重生之仙武都市 魔王一身都是肝 洪荒历 星球大战:白银誓约 你是我患得患失的梦 开局继承神魔墓场 英雄联盟之超神之路 莫高 贞观大闲人 掌权者 谁把谁当真 植体 第七纪 一笑香街 武破诸天 我能看到准确率 网游之王牌战士 极品学霸横扫南北朝 网游之邪龙逆天 仙道求索 竹书谣 全球丧尸:唯独我有避难所 我一个人的游戏世界 逆命志 烈焰狂兵 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统 萌妻上阵:总裁,请克制 网游之魔威太虚 废材修仙锦鲤多 龙啸大明 朔方的风江南的雨 极品小村医 飞刀战神在都市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阴阳少年捉鬼记 少年地师 迷途的叙事诗 抗日之兵魂传说 冥玄破 默示录之国 我在末世能升级 神司驯凤攻略 斗罗之 合约老公晚上见 宋时雪 横推山河九万里 乱世世子妃 一叶之缘 海贼之黑色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