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aq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三百三十六章 算我一个
    江宁除了杜成责的镇军之外,地方上还有为数众多的厢军和民兵,加上各处县尉手底下的武装弓手,以及诸多的官兵,林林总总加起来,也是相当庞大的一直武装力量。

    凭借这样一支军事力量,想要剿灭来去如风的倭寇,或许有些勉强,但对于无法挪窝的龙扬山贼匪来说,却足以斩草除根!

    然而地方上有着自己的班底,也有着自己的规矩,即便高慕侠持有官家的密旨,想要众志成城,将所有资源都整合起来,没有世家的帮助,确实不太可能。

    地方上的势力错综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根本就做不到令行禁止,即便他们接了密旨,也只会推诿,一个个环节推下去,每一个环节都要拖延一段,想要将这盘散沙凝聚起来,凭借一道圣旨,是不可能做到的。

    而世家豪族便像这盘散沙里面的树根,延伸出无数有粗及细的脉络,在地下将这盘散沙牢牢捆绑在了一起。

    没有这些沙土,树根就会枯萎,没有这些树根,沙土仍旧是散沙,各自为战,没有任何的实力可言。

    再者,这些沙土为树根提供养分,而地面上的树冠,则为沙土遮风挡雨,二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所以皇城司想要剿灭龙扬山和倭寇,如果不想向世家低头,那么能够依靠的,只能是焱武军,或许再加上一些地方上的武装力量,但数量肯定不会太多。

    高慕侠是大焱皇家情报机构的大勾当,而不是脑满肠肥的芝麻绿豆官,他的义父是太尉高俅,见过的封疆大吏双手双脚都数不过来,对于官场上惺惺作态那一套,他也是见惯不怪。

    莫看这些个官员一个个拍胸脯表决心,大有抛头颅洒热血的愤慨,实则并不能指望他们太多。

    打发了这群阳奉阴违的本地官员之后,高慕侠便与苏牧燕青,跟着宗储和徐宁,来到了城外的焱武军大营。

    苏牧对练兵并不在行,交给徐宁的也只不过是现代军事训练的一些构想,零零碎碎,想到什么就写什么。

    后世许多愤青总以为站军姿没个卵用,即便站得在整齐,也只能被人当靶子,难道还能把敌人站死不成?

    然而苏牧却不以为然,在他看来,简单的站军姿,目的并不仅仅是为了好看震撼的军容,更重要的是培养士兵服从死命令的那种坚毅。

    将服从指挥渗透到他们的骨子里,打入他们的灵魂之中,也只有这样,他们上了战场之后,才不会出现哗变或混乱,这是做到令行禁止的第一个步骤。

    至于那些训练项目,有许多都是一些拓展培训的项目,放在大焱根本就是无法想象的事情。

    可徐宁对焱武军从来就不抱希望,打从担任总教头之后,便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死命的操练这些军士。

    因为有了宗储的种种惩罚条例,徐宁又根据苏牧的训练计划,给出了相应的奖赏制度,并进行了分级积分管理。

    有了这样的制度,无论你的出身多么低微,只要你听从安排,认真训练,听从指挥,任何人都有可能得到出头的机会,这对于在大焱军中混吃等死或者忙着做生意的那些人,是极大的威胁。

    而对于那些仍旧对从军抱有热血和骨气,仍旧信奉功名但从马上取的真勇士而言,这样的奖赏制度绝对是一则福音!

    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里,焱武军的表现也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徐宁是最真切感受着这种变化的人,所以他对苏牧的敬佩,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当高慕侠和苏牧燕青抵达军营之后,他们看到的,是整齐划一的铁血之师,虽然只是表面功夫,但能够看得出来,这支焱武军,早已脱胎换骨,今时不同往日了。

    杜成责准备袖手旁观,坐等看着宗储和徐宁闹笑话,可当他一同来到军营之时,他只觉着自己走错了地方,又走对了地方。

    之所以认为自己走错了地方,是因为他发现眼前这支军队太过陌生,人还是一样的人,但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截然不同,他们的目光不再懒散,就像徐宁褪去了他们在人世摸爬滚打的红尘气,剥夺了他们的特质,磨去了他们的个人棱角。

    就好像他们本来是群魔乱舞的众生百态,徐宁却将他们所有的伪装都剥夺,剩下的只有**裸的野兽本能,而野兽的本能,是最为原始的凶残!

    是的,他在这些军人的眼中,看到了最为坚定的凶残!

    而之所以认为自己走对了地方,是因为他觉着自己仿佛又回到了西军,仿佛又回到了放眼整个大焱,最够格称得上军队的那支军队,那支抵抗了西夏侵扰数十年的铁血雄师!

    很难想象,仅仅只是短暂的一个多月,竟然将一支乌合之众,变成了现在这样的队伍,杜成责看了看宗储,又看了看徐宁,虽然他们的面容上看不出太多的骄傲,但他却在军士们的脸上,看到了满满的自豪!

    这是杜成责根本无法想象的一件事情,曾几何时,在大焱当兵被看成最低贱的一件事情,没有人会为自己成为军人而感到自豪和骄傲。

    他们不懂什么叫集体荣誉感,他们不懂什么叫保家卫国,他们不懂什么叫军人的荣耀。

    徐宁或许并不理解苏牧的训练计划,甚至很多训练项目他自己都不认可,因为他觉得这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他也不知道苏牧这份计划书的背后,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他每日都跟士兵一同训练,他融入到了这个集体当中,所以在这一刻,当他看到士兵们脸上的自豪之时。

    他终于清楚地感受到,苏牧到底想要什么了。

    苏牧看着眼前的八千军士,同样心潮激荡,人人都知大焱军队已经无药可救,可徐宁只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便能够训练出如此的军心士气来,可见大焱军队并非彻底堕落,只不过是制度上存在极大的缺陷罢了。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其实并没有太大,便像一块石头,终究是要看如何去打造。

    这些军士眼下或许也只是徒有其表,看起来威风凛凛,真要上了战场,或许一样会溃不成军,只顾着逃命,可这起码是个好的开始。

    徐宁能够成功,岳飞爷爷自然也能成功,韩世忠也能成功,直到现在仍未见过面的宗泽,或许也能成功。

    既然苏牧已经决定投入进来,便不能放过任何可能性,只要还有一丝希望,就决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最为璀璨但同样最为孱弱的帝国,就此沉沦下去!

    虽然苏牧不愿意承认,但事实却是如此,他已经从最开始的享受安逸,希望平平淡淡了此一生,到现在已经享受其中,他已经彻底接受了这个时代,也真心想要为这个时代,做出一点点的改变,哪怕只是一点点,只要成功了,或许就能够改写历史!

    这些军士需要训练的不是身体,不是外在的东西,而是从内心深处,唤醒他们的血性,唤醒他们属于男儿本该有的热血和骨气!

    或许平时并不容易做到,但现在却很容易,因为倭寇和龙扬山的贼匪就要坐大,已经开始祸害江宁的百姓。

    这些军士在外头都有自己的副业,他们能够最真切地感受到倭寇和贼匪带来的残害,他们的心头同样有着悲愤。

    但他们对大焱朝廷已经丧失了最后的信心,而徐宁,则将他们自己的信心给竖立了起来。

    如果朝廷信不过,最起码该相信自己,将自己的妻儿老小交给军队糜烂到骨子里的朝廷来照看和保护,跟自寻死路有什么区别?

    打铁还需自身硬,想要保护自己的妻儿家人,自己就要舍得去拼命,如果大焱的军士都作这般想,军队又岂能腐朽到这等地步?

    大道理人人会说,可真要做起来却难比登天,其他地方并没有遭遇倭寇,他们的妻儿没有性命之忧,他们自然能够高枕无忧,继续沉迷下去。

    可江宁的情势已经迫在眉睫,朝廷没有余力来剿匪,如果焱武军自己不争气,便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人死在倭寇的屠刀之下!

    徐宁让他们认识到了这一点,用训练唤起他们的信心和血性,让他们再次变成了真正的男人!

    苏牧的出现,让军士们感到很新奇,也感到很荣幸。

    与江宁城中的文人士子不同,军士们认得苏牧,并不是因为他的诗词歌赋和他的才名,而是因为他在方腊阵营之中的所作所为。

    在大焱军队的内部,直至今日,仍旧流传着关于苏牧为大焱军所做的一切。

    在他们的眼中,苏牧不是杭州第一才子,不是江宁第一才子,而是堪比方七佛那样的大谋士,是堪比石宝那样的大高手!

    宗储本想让高慕侠说几句激励的话,可见得军士们眼中那殷切的目光,便用目光询问了高慕侠,高慕侠自然也清楚宗储的意图。

    他自己都佩服敬重苏牧,也知道苏牧的号召力和影响力比自己这个神秘的大勾当要强大太多,于是与苏牧说了两句,后者微微一怔,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苏牧在诸多军士的瞩目之下,缓缓踏上了点将台,对于这一举动,杜成责颇为不喜,但宗储和徐宁没有意见,连高慕侠都没有意见,他自然也不好出面阻挠。

    但见得苏牧扫视着这些军士们,过了许久许久,才高高抬起头来,抚摸着自己脸上的金印,缓缓开口。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动用了内功心法,一字一句仿佛都能够打入到每个人的灵魂里一般,穿透力十足。

    “你们觉得这是耻辱吗?”

    他所问的显然是对于他脸上金印的看法,但很显然,这是不需要回答的问题。

    “我始终觉得,刻在脸上的并不是耻辱,刻在骨子里的,才叫耻辱!”

    “在咱们的身后,就是咱们的妻子儿女,咱们的前面,是倭寇和贼匪,如果咱们不卖命,那才是耻辱!”

    “我看不起你们,因为你们没有卵蛋,我看不起江宁城里只知享乐的男女,我甚至对朝廷没有太大的敬意!”

    苏牧此话一出,所有人都为他捏了一把冷汗,然而大家都是军汉子,自然也被苏牧的坦诚所折服,并不是谁都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来的,特别是当着皇城司头子的面!

    “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入他娘的糜烂到骨子里的世界,然则,这个世界虽然丑恶,但我仍旧深爱着,儿不嫌娘丑,若有人欺负到头上来,咱说什么也要挺直了腰杆,往上顶一顶!”

    场下寂静无声,但很多人的目光之中,却多了一团火。

    苏牧一身白衣,嘴唇剧烈的翕动着,他发现自己似乎把演说搞砸了,自己确实没有主角光环,无法虎躯一震,大波大波小弟纳头便拜。

    沉默了片刻,发现台下仍旧没有反应,苏牧内心轻叹了一声,缓缓抬起右拳,朝前方八千军士说出了最后一句。

    “我只想说,若打倭寇,算我一个!”

    高慕侠也有些尴尬,因为苏牧说完之后,全场没有任何的反应,显然苏牧的激励似乎不太起作用。

    不知是因为尴尬还是因为激动,苏牧的脸有些红,脸上的金印更加的明显,发现台下没动静,他只好转身,有些落寞的下台。

    可当他转身的时候,他却发现都指挥使杜成责,缓缓举起了自己的右拳。

    苏牧微微一愕,随即朝杜成责微笑着点了点头。

    只是他并没有看到,他的身后,八千人整整齐齐,无声无息,缓缓举起了自己的右拳!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归藏剑仙 十刹阎罗 萌神恋爱学院 复贵盈门 中华球王 取缔者 间客 重生之魔教教主 赘婿 重生之年代纪事 末世危城 九星之主 从火影开始加点 从方寸山开始的诸天 至尊榛铖榜 我用一生做赌,你怎舍得我输 猫狗太极锁天记 这个二郎神很危险 庶女攻略 我有颗七窍玲珑心 凤凰涅槃之嫡女重生记 镖行四海 山寨王妃驯夫手册 定位输出之王 继祖传宗 武傲天下 横推山河九万里 天刚传 我的狐仙娇妻 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 吸血鬼王的逃妃 全属性武道 重生之御见清心 我真不想当暴君啊 武破诸天 名门女帝 笑傲不群 高唐弃子 校花的贴身高手 全才相师 嫡女医妃不好惹 从笑傲开始的万界主宰 大清隐龙 六界守护使之凌云志 穿书后我推倒了暴躁男二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危险老公小娇妻 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宦宠 云罗天尊 斗罗之瑶瑶公主是团宠 大秦明月开始的世界 徒弟是个假萌新 都市帝君之王者之路 尸命 大宋之我是杨家三郎 北宋小厨师 边谋爱边侦探 从重生六小时开始逆袭人生 曩霄传说 我真没想到会出现怪兽 古神的诡异游戏 破天残局 我有一座新手村 快穿目标干掉主神 万古神帝 夫人掉马后又轰动全城 明朝败家子 超神机械师 我若修仙法力齐天 大靖日月 地球来的修真者 药尊老祖 蝶舞幻影 缔世魂王 南北往事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大明雍王 掌中之物 荣宁 从夺舍失败开始的穿越生活 剑火丹仙 聊斋路长生志 龙纹战神 神话版三国 玄浑道章 漂泊的爱与情 山海图录 我在末日世界称王 网游之华夏世界 不灭武帝 天工 武逆 百炼成仙 美食供应商 修真医仙在都市 星游天道 阎罗圣域 叶尘池瑶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荣升太后我只想当咸鱼 赤心巡天 命主扶沉 网恋老公是大佬 农家小王妃 从火影开始的万磁王 魂帝武神 斩仙者 大将军传 暗杀都市之黑狗 宋时雪 万古第一皇 天山学府 我在大诸朝的日子 人在木叶已成影二代 刷点外挂 联盟之电竞莫扎特 寒门崛起 奋斗在初唐 秦先生他又宠又撩 嫡女归来 宋胆 唐圣 全球格斗 此药解情毒 道长去哪了 从斗罗开始当团宠 唐朝倒霉蛋 从斗罗开始朝九晚五 大周内卫 红色仕途 将门娇:将军大人有点糙 首席情人:总裁的契约娇妻 网游:这个剑士有亿点猛 仙朝 大宋 鬼神盗墓系统 无限之轮回轨迹 洪荒之开局成为龙族圣祖 万古神帝飞天鱼 我要做球王 梦里不知她是客 血月猎人团 红楼春 三国之大汉再起 疯王的女儿 万族之劫 网游之神话复苏 我在东京放置成神 地球神域 这个游戏会死人 别小看这只宠物 大唐孽子 穿越时空之修仙记 恋上初见之我的游戏男友 魔门败类 思魂恋魄 青春的小尾巴 替嫁王妃:娘子是朵黑心莲 女配是个小可怜 星辰变 重生大周女皇 网游之万人之上 天启预报 从上帝视角开始编剧 绝世特种兵之浴火战龙 凤凰之舞谋天下 超神宠兽店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签到斗罗从史莱姆开始 他从星光中走来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东北地仙 我只有两千五百岁 全球灾变:无双奶爸 凌爷你媳妇马甲惊翻天了 凰后归来 正义之光:海贼噩梦 全职国医 叶凡秋沐橙 仙帝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万道剑尊 苍华若梦浮生若歌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 北宋假圣人 暗影绝天 做好事就变强 开局被李世民,全城通缉 藏拙 十二影卫之夜与飞鸟 重生一九八四 纯阳剑尊 王子传说 凤凰之舞谋天下 美利坚财富人生 足球大亨 纵横宋末 火爆天王 地球神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