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aq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三百零四章 再见鸾儿,鸾儿再见
    夜色纯粹,地气冒上來,让人很是燥热,从醉太平的后门溜出來之后,苏牧便与陆青花回到了宅邸,苏瑜和刘质不多时也是悻悻而归。

    宴席被搅了,大家也兴致缺缺,陆青花很是过意不去,苏牧摸着白玉儿的小脑袋,朝陆青花投來安慰的笑容。

    苏瑜便让厨子安排宴席,又让人去请赵文裴,打算将宴席摆在家里。

    不过那小厮刚刚出门,便领着赵文裴回來了。

    原來醉太平骚乱之事,赵文裴已经赶到那里,只是情势太过混乱,围观的人太多,他连醉太平都进不去,人群散去之后才发现苏牧等人已经偷溜走了,于是他便追到了府上來。

    苏瑜让人端上冰镇的饮品,几个人一边等待宴席,一边谈论着燕青如何措置今夜的烂摊子,见得赵文裴來了,刘质便一通抱怨。

    赵文裴赶忙道明來意,欲将苏牧等人请到他的府上,他已经备好了家宴,权当为今夜的迟到告罪。

    苏牧见得赵文裴一脸窘迫,也不好拒绝,经历了杭州的生死大战之后,他与赵家那点龃龉,心里早就沒有一丝芥蒂了。

    陆青花生怕再出丑,其实并不太情愿再去赵家赴宴,不过见着苏牧那鼓励和抚慰的目光,也就跟了过去。

    到了赵家之后,府上的仆役丫鬟老妈子全都在大门外恭候,赵家的一些家族成员也早早候着,竟然用最高规格來接待苏牧。

    赵家的老家主已经六十多岁,早已不理俗务,不过赵家能够在江宁立足,也多亏了赵文裴与苏瑜那点香火情,老家主也是个明白人,让人扶着出來见客。

    苏牧见了老人家也不敢傲慢,白巾遮面实在有些无礼,便收了白巾,给老人家行礼。

    看着苏牧脸上那两道金印,看着他坦诚的姿态,老人家也是心里难受得紧,为苏牧的大气度所折服。

    是否对错已成往事,苏牧能够不计前嫌,在他们面前坦诚以对,足以说明他苏家已经不再记恨赵家,老人家便拉着苏牧的手,欢欢喜喜入了席。

    不过赵家的年轻人则有些腹诽,毕竟苏牧才二十出头,虽说赵家打压苏牧在先,可苏牧也让赵鸾儿成了寡妇,其中纠葛已经分不清谁是谁非,可也犯不着用这样的大礼來迎接苏牧啊。

    少年不识愁滋味,只知风流度日,这些赵家的年轻人沒有接触家族的事务,并不清楚苏瑜给赵家提供了多大的帮助,对老太公的折节自然心存芥蒂。

    老太公让苏牧坐首席,苏牧又岂敢妄自尊大,推脱了几次,终于将老太公推上了首席,苏瑜和赵文裴左右作陪,苏牧坐了次席。

    老太公将在座的家族成员一一介绍,当介绍到一名二十來岁的年轻人之时,苏牧也是微微一愕。

    这人名唤林奉芝,长相清秀,性子谦卑,寡言少语,竟是赵家的赘婿。

    林奉芝本是江宁的寒门士子,因着屡试不中,又时常游走于诸多青楼楚馆,参加文会雅集,败光了家产,便入赘赵家,当了倒插门的女婿,妻子自然就是赵鸾儿了。

    彼时的读书人最看重气节,即便穷困潦倒,男儿大丈夫也不该为五斗米折腰,更别提吃女人的软饭。

    林奉芝入赘赵家之后确实衣食无忧,还有闲情雅致吟诗作赋,可终究低人一等,再难挤入江宁的文坛。

    苏牧是深知赵鸾儿的刁蛮性子的,这林奉芝一脸苦大仇深,想來夫妻间并沒能够融洽相处。

    林奉芝这个姑爷自然是不知道赵鸾儿与苏牧之间的龃龉的,见得传说中的苏三句,也是激动兴奋,话也多了两三句。

    这家宴倒是融融恰恰,按说女人不能上桌,但陆青花的身份大家都清楚,便另置一席,让赵家的女眷來陪陆青花。

    也不知是因为曾经害过陆青花,还是仍旧放不下对苏牧的怨恨,赵鸾儿并沒有出现在宴席上。

    女人永远要比男人更记仇,陆青花其实对赵鸾儿也是一样的憎恶,见得赵鸾儿沒有露面,心情也好了许多。

    一场宴席吃得尽欢而散,宾主双方可谓皆大欢喜,老太公精力不济,中途回房歇息去了,但年轻人却放开了许多。

    赵家的年轻人沒有几个出彩的,除了赵文裴之外,也就林奉芝让人眼前一亮。

    许是赵文裴事先已经嘱托过,这些年轻人虽然心有抱怨,但席面上自然客客气气。

    不过一场宴席吃下來,他们反而被苏牧那种坦诚和大气由衷地折服了。

    当苏家的马车渐渐离开之后,赵文裴也是一声轻叹,两家人虽然走得近了,但两个家族的差距却越拉越远。

    他操持着家族的事务,非常清楚苏家如今在江宁的商业动向,因为提前做了部署,走通了人脉,又有苏常宗那些见不得人的灰色关系,苏家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加上苏瑜本就是个经商的天才,赵家是再难望其项背了。

    而赵家的年轻一辈居然还沾沾自喜洋洋得意,居安不思危,得过且过,赵家想要再崛起,实在是困难重重。

    这宴席之间,能让苏牧看得上眼的,竟然是平素里三竿子打不出一个屁的赘婿林奉芝,这也让赵文裴为赵家的前景担忧不已。

    他下意识往后院一处小楼望去,那小楼的顶层仍旧亮着灯火,一道倩影在窗前伫立着,直到苏家的马车融入夜色,那窗户才沉沉地关了起來。

    赵鸾儿关上窗门,心里的思绪却打开來,如同潮水一般将她淹沒了。

    宋知晋死后,她与李曼妙跟着家族逃到了江宁來,不久便传來了宋知晋身死的消息,虽然她不知道具体的情况,但她知道,宋知晋的死,一定与苏牧有关。

    当李曼妙决定南下报仇之时,她又迟疑了,家族里的老人也都千方百计的阻挠着,最终她也沒能跟李曼妙一同南下。

    赵文裴虽然跟苏瑜重修旧好,然而终究还是有了裂痕,赵文裴也从來不在家里提起关于苏牧的一切。

    反倒是家里人不断施压,终于还是给赵鸾儿召了一名赘婿林奉芝。

    客观一点來看,林奉芝无论人品还是才学都是上上之选,她虽然仍旧年少貌美,但到底是个丧夫的寡妇,能够招得林奉芝这样的男人,也算是不错了。

    可赵鸾儿从未让林奉芝碰过自己,她渴望得到苏牧的消息,她想知道他是生是死。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她已经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在痛恨苏牧,或许这种仇恨,慢慢地已经变成了一种单纯的关注。

    直到兄长赵文裴过來跟她说,要带她跟林奉芝,到醉太平去赴宴,与苏牧见上一面,便算是将过往的恩怨一笔带过,从今往后与林奉芝好好过日子,不要再沉沦于过往。

    赵鸾儿曾经设想过无数次,再次遇到苏牧自己会是怎样的反应,她甚至在袖子里偷偷藏了一柄匕首。

    可当她跟着兄长來到醉太平之时,整座醉太平都挤满了人,他们的马车甚至只能停在距离醉太平三条街开外的小巷里,摩肩擦踵穿越层层人群,才到了醉太平。

    她沒有见到苏牧与柳工书、裴樨儿之间的交锋,也沒有看到燕青当众打裴氏天骄之女小屁屁的“英雄”场面,她只是通过旁人的议论,前方不断传來的“战报”,了解到了此时苏牧到底有多么的风光。

    十里长街拥堵不堪,无论是青楼头牌,还是深闺小院的贵妇或者小家碧玉,她们不顾风俗礼仪,抛头露面,只是为了一睹苏三句的风采。

    其中不乏消息灵通之辈,将苏牧在杭州的事情不断宣扬出來,道听途说添油加醋,到了赵鸾儿的耳中,苏牧简直就成了神仙般的人物。

    她也知道人言可畏,因为她也曾经受过流言蜚语之苦,而且还是苏牧给她带來的,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伤害,她是切身体会过的,所以扣除了消息之中七八分不可信之后,她也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不过这个结论到底还是让她很气馁,因为即便扣除了七八分,苏牧仍旧是个站在云端之上的人物,而她则成了站在泥地里,仰望青天白鹭的那只小家雀儿。

    她心神不宁,纠结万分,指甲嵌入了手掌,都不知道痛楚,直到林奉芝开门进了房,她才回过神來。

    林奉芝喝了不少酒,浑身酒气,醺醺欲醉,通房丫头给他更衣洗漱之后便退了出去,他看了看赵鸾儿,几次三番想要开口,可最终还是转身出了门。

    赵鸾儿从來不与他同床,但也不禁止他与通房丫头胡來,林奉芝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冒犯,赘婿本就寄人篱下吃软饭,低人一等,他也知情识趣地不去惹赵鸾儿,将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通房丫头的身上。

    赵鸾儿每夜里听着林奉芝与通房丫头使尽浑身解数的欢好,那低吟浅唱,婉转娇喘,不断从隔壁房间传过來,隔壁的床,有节奏地撞击着她的墙壁,她却心如死灰,沒有一丝涟漪。

    她看着林奉芝失落而不甘的背影,知道今天晚上,隔壁的动静或许会更大吧,她甚至想着,不如放下所有,对林奉芝说,今晚留下來吧。

    当初的恩怨也是时候落地了,宋知晋已经死去,李曼妙到了南方,现在也不知道是生是死,而苏牧则成为了江宁城中人人称颂的大才子,颇有强龙也要压一压地头蛇的威势,而她,或许就只能低眉顺眼,与林奉芝这么个赘婿,老死一生,仅此而已了。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她却仿佛耗尽了半生,才看清楚了自己的命运,才真正成长起來,由女孩,变成了女人。

    她的心结终于彻底打开了,她猛然朝门外跑出去,只穿着闺房里面的暖鞋。

    但她却不是去追林奉芝,而是坐上了马车,追上了苏家的车子。

    苏牧的车子被叫停了,赵鸾儿拉开车帘子,与苏牧隔空而望,后者显然有些惊诧,不过很快就平静了下來。

    “有事,”

    “嗯有话跟你说”

    “好。”

    苏瑜识趣地带着陆青花等人先回去了,赵家的马夫却放心不过小姐,便在远处候着,苏牧与赵鸾儿就站在夜晚的大街上。

    赵鸾儿不再回避苏牧的目光,她直勾勾地盯着苏牧,看着他脸上的金印,看着他脸上的风霜,仿佛从他变得更成熟稳重的脸上,看到了他所经历的一切苦难。

    鬼使神差,她伸出手去,轻柔地抚摸着苏牧的金印,这就是自己痛恨了这么久的男人啊

    “突然又不想说了”赵鸾儿的脸红了,缩回了手,低头快步往马车那边走。

    “喂”身后突然传來苏牧的声音,她听到苏牧说着:“好好的”

    她沒有回头,但仿佛能够“看”到苏牧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微笑,仿佛一下子就回到了杭州的那个二月,沒有对苏家提出退婚之前的时光。

    回到马车之后,她再沒有回头,苏牧漫步而归,她的马车却渐行渐远,两人背道而驰,许是再无交集,她想着苏牧说的那三个字,抱着膝盖,深深埋着头,眼泪便滚滚落了下來

    终究还是结束了吗

    ps:今日满百万字,三章一起发,庆祝一下,下一章有小福利,希望大家不会反感,感谢大家一直以來的支持。

    ...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无敌血脉 鹰扬美利坚 网游之烽火江山 贞观攻略 一念破碎 网游之鬼影神弓 密室逃不脱 三国之曹昂大帝 地球前线 夫君你失礼了 掌中之物 总裁宠妻入命 电信的江湖 地球来的修真者 狂剑星河 我儿快拼爹 赝太子 完美婚宠:帝少VIP爱人 贱人休走 从八百开始崛起 从苇名城走出的无双剑圣 末世恋爱法则 谴天录 龙翔杏林 诸天 古神的自我修养 大汉黑科技 这个学渣不简单 俊男坊 我在古代被逼成带货女王 王者荣耀:我们是冠军 继祖传宗 兄弟抱我不报恩 快穿之我把大佬虐成渣 锦衣长安 道则书 盛宠无疆妖孽王爷放肆撩 全能修炼系统 既见公主 苍华若梦浮生若歌 当医生开了外挂 绝色校花的极品高手 重生之逆转人生 足球临时工 重生之悍妻 天下男修皆炉鼎 超神圣骑士 大唐捉妖司 冲吖~墨鱼丸 天魔人间 召唤仙姬 甜萌鲜妻,腹黑总裁约会吧 我们是兄弟 疯狂农民工 重生之投资天王 仙榜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醉仙 你赐我一生荆棘 山海经年烟云过眼 腹黑狐女有点毒 唐砖 不只是女神 完美婚宠:帝少VIP爱人 我从海贼开始连通异界 废墟中的蚂蚁 真爱与苦难 偏执大佬总想套路我 金刚不坏大寨主 汉世祖 我靠谨慎修仙 闪婚老公的秘密 官居一品 古神的诡异游戏 万古第一武神 玄浑道章 凌霄龙神 柯学验尸官 末日拼图游戏 变身之我的系统有毒 武傲天下 万古第一皇 末日纪元 首席萌宝废柴妈咪 猎关东 男神从打卡开始 潘德大领主 我叫闭嘴好吧 残王嫡妃 我成了六零后 我们的限制型穿越之旅 月咏之血族公主殿下 六界守护使之凌云志 重生农耕时代 王者荣耀之三境 仙君我要报恩 王子传说 你好,少将大人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敛财人生[综]. 漫漫修仙路,衣食靠师弟 忠犬世子宠妻无度 无尽武装 天生韩信 龙争大唐 自求吾道 叫你一声大师兄 漂泊的爱与情 虎狼 武将九霄 悟道 盛宠之下 长生道途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大佬级炮灰 庶女攻略 我在修仙界当偶像 七公子传记 开局一元秒杀满级拔刀术 我真不是魔神 重生之极限进化 都市之走向辉煌 我能无限就职 龙珠之神级赛亚人 官道之平步青云 逆转木兰辞 灵君之心 TF之萌学园穿梭奇迹 变身二次元便当少女 枪来 烂柯棋缘 幻柳 王爷,心有鱼力不足 冥境之锋 重生禁忌之恋 孙悟空转世之佛祖泪 云时问锦何处去 药满田园 王者青道 陛下因何造反 电子大唐 穿到我妹的修仙文里尽情撒野 抗战之钢铁风暴 帝颜醉 极品灵道 病毒王座 混血公主你不乖 重生之都市 小师叔沉迷网络中 我真不是关系户 和亲太子妃的千层马甲 玖宵传 我有一颗能够许愿的流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千金不低头 我身上有外挂 玖宵传 史迈利三部曲:史迈利的人马 容华似瑾 重生成八零大佬的心尖宠 荣耀之冠 万古神帝飞天鱼 残阳帝国 迷途的叙事诗 从大体老师开始的亡灵机甲传说 世子很凶 三国神话世界 末日轮盘 某不科学的漫威科学家 东宫 古玩专家 网游之开局觉醒超神天赋 重生八零:娇妻有点辣 武破九荒 冥王的脱线娇妃 凌爷你媳妇马甲惊翻天了 锦衣成凰 古今少爷 龙潭奇书 我从海贼开始连通异界 盖世 渔人传说 天魔人间 穿越民国之少帅春秋 封魔将军 太古龙帝诀 极速爱情 北宋闲王 我真的不开挂 美女主播的全能水友 塔纳托斯的预告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重生之铁血战将 逍遥少侠 雀王之王 洪荒之鸿蒙大天尊 现状入侵 我见道长多妩媚 女人就要狠 我有一柄打野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