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用品:www.2s.tv
naqu.jiuzhaoren.net > 穿越小说 > 醉卧江山 > 第一百七十三章 圣公
苏牧等人离去之后,工坊也就变得安静了不少,娄玄烨与厉天闰手底下虽然没有金枢这样的火药老手,但三教九流的高手也是不少,对于侦查痕迹也颇有心得,不多时也就结束了调查。

    其实调查工坊就像调查幕后凶手一样,意义同样不大,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只不过样子姿态还是要做一做。

    娄玄烨对父亲的安排不敢质疑,但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么大的事件,如果说父亲没有任何一点牵扯,打死他都是不信的。

    至于厉天闰则直截了当一些,扫了一眼调查结果,就班师回去歇息了。

    方七佛的推断没有错,这起爆炸案有厉天闰和娄敏中的影子,代表了文武集团对他这位大总管的不满。

    他们炸的是方七佛的工坊,但真正的意图却是在试探圣公方腊,对此事的态度。

    文官武将之间的矛盾,他们与方七佛的矛盾,与太子方天定等一干皇亲国戚的矛盾,刚刚建立起来的南国永乐朝羽翼还未丰满,甚至还在蹒跚学步之际,便已经爆发出了这么多的内部矛盾,圣公方腊不可能一无所知。

    但他却没有表态,一直都没有表态。

    作为家长,他自然希望诸多兄弟姐妹能够和谐相处,可小到乡村小院,大到公侯王府,家长里短的矛盾是非从来就不曾少过,又何况一座新皇朝?

    大家都是圣公的元老功臣,大家都希望能够得到应有的赏赐和权柄,可僧多粥少,总有人要吃亏,吃亏的人自然不开心,会哭的娃儿才有奶喝,那些不开心的人,自然要哭闹一番的。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娄敏中和厉天闰得到了调查结果之后,居然跟雅绾儿一样,并没有将第三个起爆点的人选,指向苏牧,而是最终指向了圣公方腊!

    在他们看来,如果圣公想要表态,那么炸掉工坊,应该就是他的姿态了。

    在工坊之时,厉天闰还没有考虑到这一层,待得回到了府邸,经过李曼妙的无心提醒,才恍然觉醒,一时间竟然汗如浆下!

    娄敏中也是叫苦不迭,此时才醒悟过来,他们试探的对象,乃是万人之上的圣公,掌控着整座新朝命脉的皇帝!

    如果第三个炸掉工坊的嫌疑人真的是圣公,那么这里面透露出来的信息,可就让人寝食难安了!

    他们之所以炸掉工坊,除了想破坏方七佛的大事,打压他的势头之外,更多的是逼方腊做出表态,而如果是圣公炸的工坊,是不是意味着,他的表态就是如若不团结,大家就一块玩完?

    无论是娄敏中这样的文臣之首,还是厉天闰这等武将牛头,他们都是跟随着方腊从最底层打拼上来的,他们出身绿林草莽,为人直爽,有一说一,手腕也比较简单粗暴,论起勾心斗角,连大焱朝的一个知县或许都比不上。

    但也正是因为这么直爽,永乐朝的内部矛盾才在短短的两个多月间,激化到了如今濒临崩溃的地步。

    眼下朝廷平叛大军的先锋已经打到了杭州境内,他们再不收拾整顿内部势力,再不能一致对外的话,刚刚建立起来的永乐朝,又如何抵得住朝廷十五万大军的平剿?

    文武百官都在揣测圣公心思之时,这位踏断南方天柱的男人,正在皇宫里接见自家弟弟,永乐朝的大总管大军师方七佛。

    方腊正当精壮之年,有魄力,有精力,野心勃勃,打算扩大战果,并不想被动守成,所以他必须要倚仗方七佛,更需要倚仗诸多文武弟兄。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他也是满心憔悴,一个头两个大,只觉得这坐龙椅当皇帝,还不如策马杀敌来得轻松自如。

    与方七佛的一番交谈,说不上惊讶,也说不上震怒,心里剩下的,只是失望和不甘。

    “大风大雨咱们都走过来了,刀口舔血地活着,怎地到了如今,大事有成,反而变成了这番田地?”

    他很不明白,当初一起揭竿而起,信誓旦旦要同富贵共生死的弟兄,怎么就为了一官半职,为了些许权柄,就大打出手,生死相拼,变得这么的陌生,仿佛穿上了朱紫衮服,就脱下了先前同生共死的那些情谊。

    他痛恨大焱朝廷的那些狗官,为了勾心斗角,便能让百姓受苦受难,他曾经以为,自己的弟兄绝对不会变成另一个大焱朝廷,直到现在,他才知道,这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他何尝不想励精图治,实现是法平等,无有高下的教义,给百姓创造一个新世界?

    可直到此刻,他才醒悟过来,为了凝聚人心,弟弟方七佛不惜背负骂名,不惜留下苏牧,建立工坊,又狠下心去,自己炸毁工坊!

    当方七佛决意建立火器工坊之时,他也曾经有过憧憬,因为他亲眼见识过火器的霸道和恐怖力量,他也真心实意想支持方七佛,将火器搞下去。

    然而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虽然他坐拥南方半壁江山,但要跟北面朝廷比拼军械比拼财力,根本就不够看。

    如果他们能够研制出一样火器,那么朝廷那边就能够研制出十样火器来反制他们。

    想要在外物上赶超大焱,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从起事至今,他们唯一占据的优势,便是老百姓的人心!

    当后来文官武将们对方七佛的反对越发剧烈的时候,他也曾经想过要叫停方七佛的火器工坊。

    直到现在他才知道,方七佛比他更懂人心与信仰的重要,原来工坊不过是个诱饵,原来他的永乐朝之中,有那么多败坏人心的刺头和蛀虫!

    如果真的能够借助工坊爆炸案,将这些蛀虫和刺头都清洗一空,永乐朝能否变成他想要的那个朝廷?

    或许这个目标有点远,但清洗圣公军的短时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那就是朝廷大军已经要来了,如果现在还人心不一,军心士气俱不可用,他们苦苦建立起来的南国,也就这么被推倒扫荡干净了!

    与永乐朝的千古大业相比,圣公军中区区蛀虫和刺头,纵使同样是生死弟兄,又有什么舍不得的?

    况且,若不是这些所谓生死弟兄不能忆苦思甜,任由自己的贪欲破坏了永乐朝的基业,他方腊也不需要做这个兔死狗烹的坏人了。

    他发现自己就像一个搬家的老农,破旧的牛车上装满了各种家伙什,总觉得每一样都有用,哪一样都舍不得扔,可正是这些弃之可惜的东西,拖慢了他的速度,拖垮了牛车。

    考虑良多,方腊终于抬起头来,有些于心不忍,但终究还是狠声道。

    “放手去干吧!”

    方七佛知道方腊能够做出这个决定,是多么的不容易,正是因为这个决定不容易,他才不得不搭上一个工坊,让自家哥哥看清楚永乐朝如今的内部形势有多么的危急。

    所以当他得到了方腊的首肯之后,心里没有任何的激动与喜悦,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他找到了宝光如来邓元觉,因为这是眼下他唯一能够信赖的直系力量。

    一直以养伤为由闭门不出的邓元觉大和尚,颇有韬光养晦的意思,也正是因为他的袖手旁观,才比其他人看得更清楚,更了解永乐朝的大局。

    所以当方七佛拿着圣公的密旨找到他之时,他仿佛守候这道命令已经很久了,只是会心一笑,便下去整顿兵马去了。

    看着邓元觉,方七佛的心中既是感叹,又是欣慰,像宝光大和尚这样的人,才是圣公军真正的中流砥柱啊!

    大富大贵面前不争不抢,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而是时刻保持着警惕,警惕着敌人,更警惕着自己人变成最大的敌人,当需要他出手之时,没有任何的犹豫,时刻准备着,这才是圣公的真弟兄啊!

    方七佛紧锣密鼓准备着清洗门墙之时,苏牧终于可以安心养养伤了。

    调查结果对他来说没有任何的意外,三个嫌疑人,前两个自然是娄敏中和厉天闰,而最后一个,则是他自己!

    是的,虽然他没有跟红莲见过面,但他能够感受得到,她就在自己身后的阴影之中。

    所以那一夜,他利用丢废纸的空当,将自己的指令传递了出去,要红莲将工坊彻底炸毁!

    只是他没有想到,方七佛也是炸毁工坊的幕后推手之一!这样一来,嫌疑人也就变成了四个,可引爆点只有三个,也就是说,里面有一个是无辜的!

    他自然没办法得知这些内幕,陪着陆青花说了一会话之后,他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才刚躺下,雅绾儿便找上门来。

    “带你去个地方。”

    也不知是否因为今日方七佛故意在自己面前提了苏牧几次,雅绾儿的语气变得有些古怪,但苏牧并没有察觉到这一点,悉悉索索穿戴整齐,便与雅绾儿出了门。

    他一直很好奇,纵使雅绾儿天生盲目,听觉嗅觉过人,也不可能与常人无异,说不得是练了什么秘术。

    见得雅绾儿脸色稍稍好了一些,他也就问了出来。

    “你真的是瞎子?”

    “嘭!”

    也不见雅绾儿如何出手,苏牧已经被打趴在了雪地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怎么能这么正常?”苏牧顿时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不祥预感涌上心头,雅绾儿果然一脚踏了过来!

    这一次苏牧倒是有了准备,一把抓住雅绾儿的玉足,猛然一拧,后者没想到苏牧爆发力会如此之强,身形如玉蝶儿般旋转,摔落之际还不忘朝苏牧的脑袋轰出一掌!

    苏牧双眸一亮,显然早有预料,闪电出手便扼住了雅绾儿的手腕,猛然一扯,两人滚做一团,在雪地上近身肉搏了十数手!

    雅绾儿到底吃了赤手空拳的亏,为了放松苏牧的警惕,她连贴身兵器都没有带着,力量上又不如苏牧,竟然被苏牧压在了身下!

    “说吧,要带我去哪里。”

    苏牧的表情冰冷之极,全然没有适才的戏谑,反而处处透露出杀机来!

    雅绾儿整日里观察着他,他苏牧又何尝不是如此!

    他早就察觉出雅绾儿的不对劲,先不说那张古琴没带着,平日里一身素白的雅绾儿,竟然系了一条青色的丝带,到底是什么事,扰乱了她内心的安宁?

    虽然被苏牧压在身下,雅绾儿却浑然未觉一般,听到苏牧的问话,她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看来苏牧还是感觉出来了…

    看着身下的雅绾儿,苏牧终于确认了自己心中的猜测,喃喃自语道。

    “看来,他是下定决心要杀我了…”

    工坊被炸,所有的努力毁于一旦,想要重头来过也赶不及了,苏牧不再需要研发火器,圣公下了狠心,终于决定进行内部清洗,苏牧掩人耳目的任务也到了头,没有了这些价值,方七佛不杀苏牧,更待何时?

    而且以方七佛的为人,进行内部清洗之后,正好将苏牧拿出来,用苏牧的小命,安抚人心!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天步九重 病娇王爷强行和我组CP 神奇植物在哪里? 一步一道 巅峰仙道 凡人修仙传 我有一座恐怖屋 重生大周女皇 黑名单上的守护者 重生八零:发家致富虐虐渣 剑卒过河 冥界大佬今天又吃醋了 捡到一只始皇帝 剑行九天 乃木坂的占卜师 何处桃花笑春风 万气争天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在柯学世界上高中 此刻,我为华夏守护神 永恒神荒 腹黑王爷的俏皮妃 异界之重甲暴力贼 奋斗在初唐 岁无 伏天氏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皇帝保重 从黑化后开始神级选择 仙朝 梦剪三秋 千秋我为凰:火凤凰 开局拯救波之国 思锦书 全球中二病唯有我正常 万界之无敌反派 黑色玫瑰 茅山遗孤 一号狂兵 寻剑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1949我来自未来 城主别闹了 都市传说之 海贼之慎重的巴雷特 重生八零驭夫有道 暴躁小城主从良了 元灵法则 开局百万资源号 亲爱的小媳妇 明末凶兵 惊世狂凤:腹黑废材大小姐 百妖之路 战锤神座 思锦书 夫君你失礼了 烈焰 回到明朝当王爷 女尊之男神的自我修养 神道丹尊 传奇控卫 逆天战神 逆宋 仙门 蛟龙决 听说我是你还想找的那个人 网游之烽火江山 崇祯大帝国 高玩 快穿之慢慢轮回 重生1988之首富人生 琴帝 我的昨日恋歌 暗影绝天 空速星痕 啼笑仙缘 我的MVP男友 重生之时尚女王 万历新明 猿说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豪门老公每天都想坑死我 漪澜情 重生之纨绔大少 轩辕阎风 游戏铜币能提现 中外英雄传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蜀山大掌教 逍遥小地主 灾厄暴君 大将军的谋反日常 汉唐天下 天若不服 横生 仙榜 倾熙于染 戏精打脸日常 星河魔帝 重生之都市天尊 在逃生游戏中做朵黑心莲 三国之我的手下都是玩家 我在大诸朝的日子 穿越回来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茉莉菊花 炮灰千金强势回归 闲春 古玩专家 文娱帝国 我的老婆是妲己 足球大亨 武将九霄 大唐:从熊孩子到败家驸马 苍玄纪 和亲太子妃的千层马甲 满级大佬穿越后被团宠了 请仙来 带着仓库到大明 王妃吃香喝辣搞事业 死人经 抱枕疗法:总裁不绝望 韩冬 我有一身被动技 剑火丹仙 权后 千秋我为凰:火凤凰 凤染君策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替身影后只想暴富 圣尊之途 精灵世纪之私服传奇 诸天之盾者无伤 秦缘记 啸澜 长嫡 师叔万万岁 我真的是反派啊 用砰砰砰砰开始 地球前线 临渊行 苦情九天 巨富从摆地摊开始 宦海风云记 大马士革断喉剑 我在末世建个城 一碗挂面 我能看到隐藏机缘 千亿老公宠妻成瘾 真爱与苦难 少年风水师 猫狗太极锁天记 再世男神 纯阳剑尊 梦回大明春 大荒传说之火魄珠 全职法师 海贼之亡者监狱 0号玩家 战龙无双 疯狂进化的虫子 长街人声涨 重生必须浪 我有一刀断长生 前任无双 精灵小镇大有问题 因你繁花似锦 惊世凤鸣:至尊大小姐 带着系统在兽世 七木笋 从斗罗开始当团宠 太荒吞天诀 休闲玩家能有什么坏心眼 易修乾坤 金刚不坏大寨主 卡尔戏三国 修真弃少都市行 从1983开始 我的细胞监狱 男主拯救计划 穿越从我的英雄学院开始 敬我为神明 原来我是道祖 网游之萌植暴医 龙族之第五元素 女配翻身日记 暗影绝天 美女世界 灵君之心 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我,嫦娥男闺蜜! 孤岛谍战 官道奇才 全职高手 世之卡徒 蓝灵珠之灵峰传 至尊狱少 超级校医 男神从打卡开始 图腾甲